创业头条   站长   自媒体   科技/互联网   电商  

您现在的位置: 创业网 > 科技 > IT业界

中兴暂时脱困

来源:用户投稿 我要投稿 作者:龙成创业 时间:2022-03-26
实体清单是美国商务部产业与安全局(BIS)对特定对象实施出口限制的手段,凡是被列入该名单的实体,必须在获得许可的前提下才能与美国企业进行商业交易。2020年5月23日,美国商务部宣布将33家中国科技公司及机构列入出口管制名单,是对BIS于2019年10月宣布的28家实体清单的补充。其中包括奇虎360、云从科技等企业。
  3月23日午间,通讯巨头中兴通讯复盘后,A股瞬间涨停,港股下午开盘最高涨幅超过53%,截至休市上涨23.14%,甚至整个5G通信板块都在走强。经历过上一周的股市低迷,中兴通讯超过48万股东开启一场狂欢。
  
  中兴股价暴涨源自中兴通讯发布的一则公告。
  
  3月23日午间,中兴通讯发布内幕消息公告及复牌公告。公告称,公司于美国时间2022年3月22日收到法院判决,裁定不予撤销中兴通讯的缓刑期且不附加任何处罚,并确认监察官任期将于原定的2022年3月22日(美国时间)结束。
  
  “太不容易了。”中兴通讯一名内部人士向《中国企业家》感慨道。资深投行人士王骥跃也对《中国企业家》表示:“该事件对中兴最大的意义就是,中兴安全了,不用再担心继续被处罚。”
  
  就在一周前,市场曾一度担心美方是否会延长中兴通讯的缓刑期。
  
  中兴通讯曾在3月4日晚间公告,3月3日(美国时间)公司收到美国法院发出的庭审指令,内容为通知公司参加目前安排于2022年3月14日(美国时间)召开的关于缓刑期撤销的听证会。中兴了解到该听证会与2021年3月18日关于公司子公司ZTE(TX)Inc的前员工余建军的起诉书有关,其涉及共谋签证欺诈。签证案件指控的对象为余建军,该员工已从集团离职多年。截至公告日,公司没有在该签证案件中受到任何指控。
  
  在7年合规缓刑期即将结束的关键时刻,任何新的指控可能会对裁定结果产生影响。随着美方法院的判决,不仅宣告了美国对于中兴通讯的7年缓刑期终于结束,更意味着中兴通讯终于摆脱了纠缠了7年之久来自美方的制裁。
  
  中兴事件时间线
  
  中兴通讯被美国制裁的时间可追溯到2010年。
  
  当年,中兴通过签订合同方式,将一批混有美国科技公司软硬件的产品出售给了伊朗最大的电信营运商伊朗电信(TCI)。因为此举违反了美国对伊朗的出口禁令,中兴通讯随后遭到美国商务部调查。
  
  2016年3月7日,美国商务部以违反美国出口管制法规为由,将中兴通讯及其三家关联公司列入实体清单,并对中兴通讯采取限制出口措施,禁止美国企业对其出售包括芯片在内的元器件产品,由此开始了对中兴通讯的制裁。
  
  美国商务部的制裁理由是,中兴通讯自2010年1月至2016年4月期间,在已知美国依据《伊朗交易与制裁条例》对伊朗长期实施制裁的情况下,仍将内含美国制造的受限类配件和软件产品出口到伊朗以获利。
  
  2017年3月7日,美国司法部、财政部海外资产管理办公室与商务部共同作出决定,对中兴通讯罚款11.9亿美元,这也成为美国财政部海外资产控制办公室对非金融机构开出的历史最大罚单。同时,美国给予中兴通讯7年的合规缓刑期,若后者在7年内(含2016年)不再发生任何违规行为,美方将撤销对后者的禁令。
  
  随后,中兴通讯公开承认违反美国出口管制禁令的事实,并同意向美方支付8.92亿美元罚款,另外3亿美元罚金是否支付将依据未来5年中兴通讯对协议的遵守情况而定。而作为认罪条件,中兴当时同意开除4名高级管理人员,并对其他35人进行处罚。
  
  2018年4月16日,美国商务部指称中兴通讯于2016年11月和2017年7月呈交美国政府函件中作出虚假陈述,禁令再次启动。禁令生效后,由于无法采购美国供应商的零部件,中兴通讯立刻陷入停摆。当时的公告称,中兴通讯主要经营活动已无法进行。
  
  2018年6月7日,在中兴通讯陷入停摆近两月后,美国商务部正式宣布已与中兴通讯达成新和解协议,美方将撤销对中兴通讯的封杀禁令,中兴通讯恢复业务运营。协议里规定了对中兴通讯的处罚措施:中兴通讯支付10亿美元罚款,另外准备4亿美元交由第三方保管。
  
  2018年6月29日,中兴通讯发布公告,殷一民、张建恒、栾聚宝、赵先明等共十四名董事于2018年6月29日提交书面《辞职报告》。2018年7月5日,中兴通讯发布公告称,赵先明辞去公司总裁职务,徐慧俊、庞胜清、熊辉辞去公司执行副总裁职务,邵威琳辞去公司执行副总裁兼财务总监职务。此外,还有韩凌、程立新、范虎等十多位高级副总裁辞职。
  
  2018年7月14日,中兴通讯在社交媒体上表示将“满怀信心再出发”。中兴通讯总部LED广告牌上挂出了“解禁了!痛定思痛!再踏征程!”的标语。2018年10月7日晚,中兴通讯发布公告,德克萨斯州北区美国地方法院延长法院任命的监察官的任期至2022年3月22日(美国时间)。
  
  今天,恰好是中兴通讯的缓刑期结束的日子。
  
  离开中兴的高管们
  
  中兴通讯的缓刑期结束,看似告一段落。但该事件对这家通讯巨头的影响巨大,尤其是当年管理层。如今,当年的董事和高管们早已星散各地。
  
  通过企名片查询发现,原中兴通讯董事长殷一民在离开中兴通讯之后,于2018年10月11日新创业创办南京俱成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做起了投资。殷一民在中兴通讯期间就曾负责投资业务,中兴创投正是在2010年由殷一民发起创立的。
  
  几乎在同时,2018年11月6日,中兴通讯前总裁赵先明也做起了投资,创办了创业公司北京明智先锋投资合伙企业。
  
  中兴通讯副董事长张建恒辞去中兴通讯的职务之后,任职于航天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其从2017年3月份担任此职务,中国航天科技集团为航天投资第一大股东。
  
  中兴通讯原高级副总裁范虎离开中兴通讯之后,加入华讯方舟集团,担任首席执行官,负责集团全面经营管理工作。值得一提的是,范虎还是赵先明创立的北京明智先锋投资合伙企业的股东。
  
  曾任中兴通讯高级副总裁、CFO职务的韦在胜,曾任职航电产业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中兴新云服务有限公司董事长。最新资料显示,韦在胜任职派能科技董事长。
  
  樊晓兵则在2018年9月初出任高新兴副总裁,而高新兴主业为通信网络运维信息系统,该公司与中兴通讯亦多有合作。
  
  中兴通讯原全球营销副总裁张振辉在当年的离职公开信中写道:“实非所愿,深感屈辱。但是,为了公司下一步的发展,为了公司更好的未来,我们坚决履行公司签订的和解协议的要求,全部选择离开,无怨无悔。”
  
  在全球5G发展最关键的时期能够摆脱和美方纠缠了7年的制裁,对于中兴通讯来说终于可以“轻装上阵”。
  
  3月8日晚间,中兴通讯发布的财报显示,2021年,中兴通讯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均创下历史新高。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145.2亿元,同比增长12.9%;归母净利润为68.1亿元,同比增长59.9%。
  
  实体清单中的中国企业
  
  实体清单是美国商务部产业与安全局(BIS)对特定对象实施出口限制的手段,凡是被列入该名单的实体,必须在获得许可的前提下才能与美国企业进行商业交易。
  
  在中兴通讯之外,华为是美国实体清单中最备受关注的中国企业。2019年5月15日,美国商务部以“国家安全方面的担忧”为由,将华为及其68家非美国关联企业列入其“实体清单”。
  
  2019年8月19日,美国商务部宣布将把华为购买美国产品的临时通用许可证(TGL)再次延长90天,截止日期大约是11月19日。同时新增46家与华为有关联的企业,列入“实体清单”。
  
  2020年8月17日,美国商务部再次将华为在全球21个国家/地区的38家华为分支机构加入了“实体清单”。
  
  在中兴通讯、华为之外,2019年10月7日,美国商务部将28家中国的机构和公司列入了美国出口管制“实体清单”。其中包括海康威视、科大讯飞、商汤科技、旷视科技等企业。
  
  2020年5月23日,美国商务部宣布将33家中国科技公司及机构列入出口管制名单,是对BIS于2019年10月宣布的28家实体清单的补充。其中包括奇虎360、云从科技等企业。
  
  这些被列入美国实体清单的企业,都在技术创新方面发挥着重要的作用,中兴通讯掌握大量5G关键专利;华为拥有自主芯片、5G断码标准等等。但由于芯片等“卡脖子”关键技术,进入实体清单中的中国企业往往面临被断供芯片等难题。而一旦被断供很可能就是生死问题。
  
  2019年之前,华为手机在全球突飞猛进,其智能手机出货总量为2.406亿部,排名全球第二;但实体清单事件发生后,芯片断供,华为手机出货量明显下降,根据数据调研机构Omdia的最新报告,华为手机出货量仅为3500万部,排名全球第九。
  
  不过,在通讯设备市场上,华为的成绩依然傲人。根据市场调研公司Dell'Oro 集团的数据,按销售额计算,华为2021年占全球通信设备市场 28.7%的份额,同比增长7%,位居全球第一,爱立信以15%的份额位居全球第二,其次为诺基亚市场份额为14.9%、中兴10.5%、思科5.6%、三星电子3.1%。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