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建设   小程序开发   软件开发   营销推广   财税服务  

您现在的位置: 创业网 > 创业资讯 > 创业案例

一个小小插座如何做到市值千亿的?

作者:创业网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21-10-07
公牛插座被罚2.95亿元,原因是违反了反垄断法!一个生产插座的企业,并没有在行业处于垄断地位,怎么就违反了反垄断法呢?因为公牛集团在销售插座时,固定了向第三人转售商品的价格,限定了向第三人转售商品的最低价格。
  公牛插座被罚2.95亿元,原因是违反了反垄断法!
  
  一个生产插座的企业,并没有在行业处于垄断地位,怎么就违反了反垄断法呢?
  
  因为公牛集团在销售插座时,固定了向第三人转售商品的价格,限定了向第三人转售商品的最低价格。
  
  换句话说,就是公牛集团限定了经销商的销售价格,不允许经销商之间打价格战,限制了市场竞争,导致消费者只能买高价产品。
  
  其实,这家插座企业大有来头。
  
  公牛集团能将小小的插座卖到了100亿规模,每个月净利润最少1个亿,离不开大赚了800多亿的两个创始人,他们有一段精彩的创业故事
  
  01
  
  1964年,阮立平在浙江慈溪古窑浦村出生。
  
  慈溪近海,古窑浦村离海只有两三公里,阮立平从小就跟着父亲,经常去海边拾贝壳打渔。
  
  那个时候,阮立平就有一个梦想,做一名技术工程师。
  
  1972年,阮立平8岁的时候,他的弟弟阮学平出生。
  
  阮立平是个学霸,阮学平却成绩平平。
  
  1982年,18岁的阮立平考上了武汉水利电力大学。
  
  4年之后,大学毕业的阮立平被分配到了杭州水电机械厂工作,如愿以偿地当上了工程师。
  
  也在那一年,弟弟阮学平初中毕业,就出来工作了。
  
  当时,改革开放的春风满地吹,慈溪以得天独厚的优势,成了全国最大的插座生产基地。
  
  阮学平一头扎了进去,做起了插座推销员。
  
  阮立平工程师朝九晚五的生活,业余时间也没闲着,他也捣鼓一些小生意。
  
  起初,阮立平搞过农产品,倒卖过桃树,给家乡慈溪引进过草莓,但这些生意大多不成气候。
  
  在弟弟的影响下,阮立平也把家乡的插座,带到杭州来卖。
  
  阮立平经常挑着两担插座,在杭州走街串巷,上门推销。
  
  插座是卖出去了,但问题不少。当时的插座都是家族小作坊生产,质量没有保证,经常发生断电、发热,还有冒烟发生火灾的事故。
  
  阮立平不得不充当维修员,给顾客维修故障的插座。
  
  本来就是学技术出身,看到插座结构简单,阮立平就想:为什么不自己做一款质量好一点的插座呢?
  
  02
  
  1995年,阮立平放弃了端了近10年的铁饭碗,下海经商了。
  
  阮立平拉上弟弟阮学平,两人东拼西凑了2万元,创办了慈溪市公牛电器有限公司,这个公司就是公牛集团的前身。
  
  公牛电器草创时的工厂
  
  阮立平与阮学平股权一人一半,阮立平是大哥,他自然就是话事人。阮学平以哥哥马首是瞻,两人同甘共苦,从来没有发生过利益上的纷争。
  
  当时,慈溪有几百家插座作坊,门槛非常低,竞争也非常激烈。
  
  行业内的大佬,通过不断地压低成本,生产质量差的插座,让用户使用没多久,就因损坏而再进行购买,从而创造最大的利益。
  
  阮立平对此不屑一顾,他要生产“用不坏”的插座。
  
  每当同行嘲笑他傻的时候,阮立平就说:这世界上有两种钱,一种是现在的钱,一种是以后的钱;如果目光只着眼于现在,那么企业就没有未来。
  
  阮立平花了大量的精力搞研发,通过注塑的技术将电线与插座接口固定以保安全,还创造性地加上了开关按钮方便使用。
  
  这些技术提升了质量,也增加了几倍成本,导致公牛插座比对手贵了很多,在当时显得非常吃力不讨好。
  
  很快,阮立平就得为他的情怀埋单。
  
  产品滞销,库存积压,最艰难的时候,连2000元的水电费,阮立平都快付不出来了。
  
  转机发生在1998年,一家美国公司的采购找到了阮立平。
  
  这个采购在中国找遍了所有的生产厂商,都没有找到满意的供应商,原本不抱希望,敲开了阮立平的大门。
  
  阮立平一看是要1.5万个插座,价值40万元的大单,质量标准虽然非常高,但自己完全能接得下来。
  
  于是阮立军接下了这个单子,重新画图开模生产,三周后他将样品交给客户。
  
  客户非常满意,后面又追加了20万个插座订单,公牛电器起死回生了。
  
  有了这第一桶金,解决了生存问题,阮立平开始谋发展了。
  
  有一次,阮立平去拜访经销商,看到可口可乐的车子满大街跑。
  
  一问才知道,原来可口可乐的经销商,正在给销售终端配货。
  
  阮立平反观自己的经销商,都是坐在公司,等着销售终端来提货。
  
  为了转变销售模式,阮立平要求经销商从坐商变成行商,主动出去拜访终端,给终端送货。
  
  就这样,公牛的经销商与终端五金店形成了非常良性的互动,大街小巷的五金店,都挂上了公牛的招牌。
  
  从此,公牛的全国销售渠道打开,营业额出现了爆发性的增长。而当初那几百家生产劣质的小作坊,赚了短暂的几年快钱之后,就消失了。
  
  2001年,公牛插座的市场占有率全国第一,一跃成为了行业龙头,阮立平也在业内声名鹊起。
  
  03
  
  阮立平功成名就,但并没有飘飘然。
  
  很多老板成功之后,觉得自己什么都能干成功,手上有点钱,就四处投资,搞多元化。
  
  但阮立平却异常清醒,一直专注做插座一个品类。他有一个非常简单的想法,认为“做一行就得把这行做透”。
  
  但是,如果太过保守,一家企业只做一个品类,又难以做大。
  
  2007年,专注于插座12年,将行业做透之后,阮立平终于开拓了新的业务——墙壁开关。
  
  虽然开发了新品类,但与插座是异曲同工,仍属于民用电工范畴,是在其自身的优势产品上做的延伸。
  
  此后,阮立平依然保持克制,只在插座和墙壁开关上深耕细作。
  
  阮立平的这种稳打稳扎的性格,确实能够规避很多风险,但也会变得缺乏创新。
  
  2015年4月,将手机做得风生水起的小米,正在大力布局其智能家居生态链,一款带USB接口的智能插座应运而生。这款插座带了几个USB接口,用户不用充电插头,就可以给智能手机充电。
  
  小米插座上市第一天就卖了20多万个,三个月内销量超过了100万个,成了一个爆款。
  
  阮立平以为打着望远镜都找不到对手的时候,半路杀出的小米插座,打得公牛措手不及。
  
  但是,公牛集团并没有坐以待毙,一个沉睡的巨人被唤醒了。
  
  阮立平迅速进行了反省,召开高管会议,决定开发公牛智能插座,对小米插座进行反击。
  
  利用公牛集团强大的研发实力,以及背后强大的供应链资源,一款3个USB口、带自动切断功能、安全性极高的公牛智能插座诞生了。
  
  这款产品定价比小米插座便宜,与此同时,公牛集团成立了电商公司,同时开发了20多款智能插座,通过电商渠道对小米进行围剿。
  
  很快,公牛智能插座的销量就迎头赶上,与小米智能插座分庭抗礼。
  
  反应迅速的公牛集团,不但没有被小米打败,反而被小米这条鲶鱼激活,重新焕发生机和活力,变得更加强大了。
  
  化险为夷,离不开阮立平在幕后运筹帷幄。
  
  04
  
  创业20多年来,公牛集团已经从当初的一个小作坊,成长为一家百亿营业的巨头。
  
  这么多年来,公牛集团都是阮立平当家做主,但股权却是他和弟弟阮学平一人一半。
  
  能与弟弟平分胜利的果实,足以见阮立平胸怀宽广,不计较个人得失。
  
  2017年12月,高瓴资本斥资8亿元,以357亿的估值,战略入股公牛集团2.2%。
  
  此后,公牛集团上市就提上了议事日程。
  
  2020年2月6日,公牛集团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由于当时遭遇疫情,阮立平没有前往敲钟,只是在网络上发表一个简短的上市演讲。
  
  此后,公牛集团的股价屡创新高,最高每股摸到了257元,市值一度高达1544亿元。
  
  目前公牛集团的股价有所回落,市值也回落到了977亿元,阮立平和阮学平分别持有43.14%,合计持有公牛集团86.28%。
  
  按此比例计算,两兄弟财富合计842亿元;创业26年,昔日慈溪的两个小兄弟,已经跃升为百亿富豪,堪称奇迹!
  
  阮立平两兄弟是一致行动人,在众多上市公司当中,家族的控股比例高达86.28%,实属罕见。
  
  阮立平和阮学平,在中国商业史上,不一定是最成功的商人,但一定是商人中最成功的兄弟。
  
  能将一个不起眼的小插座,做到千亿市值,百亿营收,创造400多亿的个人财富,刷新了我们的新认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