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新闻   创业故事   如何创业   大学生创业   头条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 创业网 > 创业资讯 > 创业新闻

解码CVC 2.0,联想创投如何画出关键性的“两个圈”?

作者:创业网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21-07-15
联想创投的贺志强,预言再次成真。早在2017年前,联想集团高级副总裁、联想创投集团总裁、企业创投联盟联席理事长贺志强就曾笃定的表示:“如果清洁能源电池是未来,那宁德时代就可能是未来的中石油、中石化,800亿的估值不算多,(未来市值)可能是过万亿。”当时,在多数投资人看来,贺志强对宁德时代未来的判断未免有些浮夸。
  联想创投的贺志强,预言再次成真。
  
  6月4日午盘后,汽车零部件企业宁德时代股价直线拉升,市值终于突破万亿大关。随后一月,其市值一路飙升,现今市值已破1.3万亿人民币大关,成功超越五粮液与中国平安等,成为“深市一哥”。
  
  早在2017年前,联想集团高级副总裁、联想创投集团总裁、企业创投联盟联席理事长贺志强就曾笃定的表示:“如果清洁能源电池是未来,那宁德时代就可能是未来的中石油、中石化,800亿的估值不算多,(未来市值)可能是过万亿。”
  
  当时,在多数投资人看来,贺志强对宁德时代未来的判断未免有些浮夸。
  
  与此同时,贺志强重金押注,两次飞去福建与宁德时代创始人曾毓群见面。从福建回来的贺志强直言道,“我去他们工厂,跟他们的员工聊,觉得这个公司太牛了。”
  
  如今,贺志强的预言已经实现。这为联想创投短短4年间,带来数十倍的投资回报。与此同时,贺志强对智能互联网、电动汽车等多个行业的预判也都陆续成真。
  
  凭借前瞻性的眼光,虽然成立仅五年,但贺志强和联想创投的投资成绩开始展现:截至2020财年,为集团累计贡献收益超过5亿美金,已经投出包括宁德时代、寒武纪、蔚来、旷视科技、浙江中控、比亚迪半导体、珠海冠宇、深交通、Smartsens思特威等多家上市公司和独角兽。
  
  围绕联想集团“端边云网智”战略,联想创投企业成员预计在今年突破200家;而在投资贡献上,锁定了未来三年累计为集团贡献投资收益超过3亿美金的预期。
  
  不过,作为CVC,贺志强为何要投看似跟联想集团主营业务没有任何关联的宁德时代?其深层的投资逻辑,到底是什么?这是给年轻人如何创业一个好的指导。
  
  大企业如何走向创新的诗和远方
  
  2014年,30岁的联想遇到挑战。
  
  占据联想集团业务60%的个人电脑业务,因全球个人电脑市场下滑受到影响。在手机领域,运营商市场转向开放市场,从线下转向线上,而联想手机70%的市场都是运营商市场,因此受到了直接影响。
  
  那一年,他们在资本市场也有两个重大动作,围绕主营业务,先后做了两次大型并购,分别收购摩托罗拉手机和IBM X86服务器,进行多元化业务的探索。
  
  2015年底,联想集团董事长兼CEO杨元庆就找到贺志强商量:“像联想这样年500亿美元营业额的大企业,必须要解决持续创新的问题,发动资本和创业者的力量,做企业创投。”
  
  说干就干。紧接着,杨元庆拿出5亿美金,联想创投正式成立。
  
  但摆在面前的是,任何一家企业创投一定要迈过的第一道坎是:战略布局和财务回报如何权衡?
  
  为此,成立之初,贺志强就和联想内部有过一个非常重要沟通:我们必须有一个底气,就是这个基金要赚钱,战略跟赚钱一点都不矛盾。联想创投,目的就是为联想投资未来,一定要坚定不移地投IT的未来。
  
  虽然IT的未来跟联想的业务肯定有重叠,但肯定不是百分之百重叠。在联想创投成立筹备委员会上,贺志强画了“两个圈”,一个是公司现有的业务,另一个圈是IT未来的发展。联想创投所做的就是将联想现有业务的圈子推向未来,使得两个圈子的重叠越来越多。
  
  虽然与当时的主流CVC相比,贺志强“不设边界”的决策显得有些异类。
  
  但在贺志强看来,这正是联想创投成立的初衷。通过外部创新投资+内部孵化的CVC模式,去发现IT未来高增长、高潜力的产业机会,同时反哺给公司,探索公司未来创新和发展的方向。
  
  围绕着IT的未来,前瞻性布局科技赛道,不局限于联想当期的战略,是联想创投投资的显著特点。早在2017年,联想创投就开始在半导体领域布局,截至目前,已经投资了寒武纪、芯驰、思特威、比亚迪半导体、京微齐力、昂瑞威、飞腾、摩尔、沐曦、珠海冠宇在内的20多家核心部件企业。
  
  紧抓国产替代机遇,连续三轮加注国内FPGA芯片企业京微齐力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京微齐力CEO王海力回顾企业发展时谈到,公司最早成立于2005年,但发展比较曲折。
  
  2005年年底,即将从清华大学计算机专业博士毕业的王海力加入了一家新成立的中外合资公司——雅格罗技,开始了国产FPGA芯片研发。但FPGA是一项资金消耗量大、研发时间久、回报周期长的产品,随着持续资金投入的中断,企业状态每况愈下。
  
  最终,王海力带领团队二次创业,解决原公司面临的问题。“在我们最困难的时候,贺总坚定地选择支持我们。现在公司飞速发展,一年就融了三轮。2020年,联想提出“端、边、云、网、智”战略,双方合作的巨大机遇来了。”王海力说道。
  
  在贺志强来看,正是由于CVC本身经历过企业发展的起伏,所以通常有着长期的战略眼光,从早期的发现价值,到发展过程中即便有波折和挑战也坚定地雪中送炭,伴随着企业一路发展壮大。
  
  实际上,要想做出这样投资决策,并不简单。
  
  从联想集团本身来看,那时联想正在经历战略转型的关键时期,决定开辟一项与其核心能力相去甚远的新业务十分需要勇气。
  
  而且还要解决来自业务部门的质疑:“你为什么投跟现在业务完全不相关的公司?”大多数传统CVC都是围绕自己的战略方向来投资供应链上下游企业。
  
  敢投“PPT阶段”的技术项目,
  
  背后的玄机
  
  正是有了成立之初贺志强“两个圈”的沟通之后,联想创投才能够依照未来IT发展方向来做投资判断,并不断促进被投企业与联想之间的协同。
  
  在这个过程中,联想创投也逐渐探索出了一条自身所独有的CVC2.0之路:
  
  一方面,联想集团公司管理层不干预项目决策,整个管理运作和决策链路像财务VC一样,更加专业、独立和灵活;
  
  另一方面,投资大方向上与母公司战略一致,但不拘泥于当前业务,以更前瞻的目光布局未来创新,成为母公司探路的雷达和新业务增长点的前头兵。
  
  从2016年成立之初,联想创投就提早布局以物联网、边缘计算、云、大数据、人工智能为核心的智能互联网,彼时人工智能鲜少有人下注,芯片半导体更是处于萌芽阶段,新造车势力仍处于“PPT阶段”。
  
  而那时,贺志强和团队就研究判断:电动汽车是一个难得一遇的产业互联网改造传统行业巨大的机会,也将会成为PC、手机后,业务额最高的智能硬件。同在制造业的联想,应该抓住这样的机遇。
  
  2017年开始,联想创投围绕着智能汽车产业链全方位布局,除了动力电池领域的龙头企业宁德时代外,在整车领域,投资了蔚来,目前市值已超越很多传统汽车企业;在自动驾驶领域,布局了轻舟智航、一清科技、中科慧眼、懂的通信等;在汽车芯片领域,也投资了芯驰科技、比亚迪半导体、臻驱科技等企业。
  
  这样的生态布局和成绩单,对于一家仅仅成立五年的CVC来说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令人好奇的是,贺志强和投资团队的高敏锐度到底从何而来呢?为何敢投早期的技术创新性项目?
  
  实际上,贺志强一开始就将联想创投定位于“研究型机构”,基因源自于联想研究院,核心团队80%都是科技背景出身,而非金融背景,因此对于产业天然具备非常强的预判能力。
  
  贺志强本人也曾担任联想CTO职位 14年,多次荣获国家科技进步奖项,同时还担任中科院计算技术研究所和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博士生导师。
  
  2015年之前,CTO贺志强还担任联想研究院院长。对联想研究院来说,一年一度的(Lenovo Technology Outlook,即联想技术展望)绝对算他们的头等大事,其宗旨是帮助联想发现未来的关键技术机遇,甚至会直接影响联想研发资源的配置和未来产品走向。
  
  有CTO和技术人执掌企业创投业务,且团队均为工程师出身的投资团队并不多见。“我在联想做了30多年的技术,做了创投我也依然坚持投核心科技。做投资跟做技术其实一样,要对行业发展有判断,问对的问题”,贺志强道。
  
  2015年的LTO中,贺志强再次判断未来IT行业的发展趋势:移动互联网的红利已接近尾声,技术将重新优化各行各业的价值链,真正带来社会效益的提升。到了2016年,当整个业界都在谈流量的时候,联想创投坚定投资智能互联网。
  
  在这样一个大方向的基础上,联想创投形成了更为详细的赛道行研,不断添加新的投资要素。例如,在物联网领域,联想创投就率先锁定了五个最关键的细分领域:新型的设备、服务、机器人、核心部件,AR/VR,进而再进行系统性的布局。
  
  投资不是终点,生态才是宝藏
  
  “我们投IT,有的项目虽然现在看起来与联想无关,但或许未来某天就会发生化学反应,比如自动驾驶看似与联想无关,但其背后的计算单元与服务器、算力都紧密相关。”
  
  在贺志强看来,财务回报是企业战投的基础,但更重要的是推动集团战略与生态的协同效应。创投作为联想的业务,必须紧紧围绕联想的战略,与其互相促进,不能脱离联想。
  
  目前,联想创投已有半数以上成员企业与联想产生多层面的合作。
  
  耐德佳是联想创投从2017年独家投资Pre-A轮的一家AR智能眼镜光学模组供应商。在当时,贺志强就判断 AR/VR将会是下一个平台级To C产品的机会。
  
  2016年底,贺志强约了耐德佳联合创始人CEO程德文的导师,只是在北京理工大学实验室里面摆了几个椅子就坐下聊了起来。虽然贺志强非常看好AR的发展,但也担心两个问题:
  
  来自于高校的团队,从实验室样机到真正能够量产的产品,这中间有一个原型机到工程化再到小批量的过程。另外,耐德佳的技术在国内乃至国际上,能不能达到和持续保持领先的水平。
  
  虽然当时程德文接触的投资机构比较多,但他坚定地选择了联想创投,一方面源于联想在PC、笔记本、手机等智能产品上的领先地位。另一方面,从供应链角度来考虑,联想在大批量制造方面也具有深厚的经验。
  
  “我们从联想学到了很多的经验。我们以前对量产制造的认知相对匮乏,经过这几年一些大项目的历练,我们整个团队也得到了飞速发展。”程德文说道。
  
  如今,耐德佳已经从初创公司变成了联想全球供应链的认证企业。同时,耐德佳还与联想研究院一起联合推出用AR眼镜为大飞机进行检测的领先解决方案。这其中,AR眼镜的核心光学部件就是由耐德佳来提供的。
  
  经过这些年的沉淀,在贺志强的带领下,联想创投的生态企业和联想集团逐渐产生协同联动。以联想创投为桥梁,联想与被投企业已经探索出多种方式构建合作生态:
  
  第一种是成为联想集团的供应商,即联想全球供应链的认证企业。第二种是双方联合研制产品,整合出来的产品或解决方案,会在不同行业进行复制。第三个就是双方联合销售,帮助客户现场解决场景落地这一最大的用户痛点。
  
  联想创投CEO年会 生态对话
  
  如第四范式与联想基础设施方案业务集团(ISG)共同构建AI一体机,销售额已达数亿人民币;作为供应链核心企业,珠海冠宇为联想供应20%笔记本电芯产品。
  
  此外,中奥科技、浙江中控、深交通等被投企业,与联想在智慧城市、智慧工业、智能制造、智慧交通等领域共同合作提供智能化的解决方案。2020年,多家被投企业的协同销售金额均超过1000万美元。
  
  在前不久联想创投与创业邦联合举办的 “未来产业之旅”活动中,这种联动的生态开始展现其优势。针对来自爱驰汽车、联合利华等行业客户与宁波市政府共同提出了智能制造和智慧城市中智能化和数字化的“挑战”,联想与10余家生态合作伙伴现场“攒局”解决客户的数字化转型难题。
  
  未来产业之旅
  
  在数字化领域,联想有更多的实践经验和能力,能给转型期企业或者未来科技型企业提供一些数字化支撑。联想的被投企业,也会作为联想计算力在某一场景、某一应用下的合作伙伴,成为联想生态方案的一部分,为各行各业赋能。
  
  通过这样一种线下的产业对接会,联想创投作为桥梁正在将生态企业和联想集团紧密结合,真正将科技与产业对接,通过这种高效的方式解决来自客户的真实需求。
  
  在这背后,联想创投筑造了三级生态联动体系,来完善生态建设。包括信息基础层——成员企业解决方案信息库(成员企业白皮书2.0),资源赋能层——产品、市场、客户、平台全链打通的资源赋能平台,商业落地层——“科技产业行”活动。
  
  值得一提的是,成员企业解决方案信息库将近200家优质科技企业、300多个技术解决方案、120余位成员企业专家纳入实时更新的动态数据库,6万联想员工、数十万全球客户一键可达,建立起了日常对接机制,为深入生态共建打下良好基础。
  
  基于这样的底层数据库,联想创投通过CVC创投周、CEO年会等落地活动,让更多的解决方案可以和联想的业务对接起来,推动合作落地。
  
  联想创投集团首席营销官、董事总经理陈蜀杰说,“我们带领被投企业和客户交流的时候,发现现有的被投企业还不能满足客户需求,还有很多前沿技术是联想创投尚未投资的。”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联想创投创新性地提出了“生态企业”这一概念。相对于近200家被投企业,生态企业的定位则更加宽泛。
  
  在联想创投看来,生态企业是指目前虽然尚未投资,但却非常愿意将其纳入到联想生态体系中,可以先发生业务合作往来,经过联想的认证后就可以成为生态合作企业。在此过程中,随着双方信任度的增加,联想创投还可以再用投资的方式加注,让生态企业真正成为被投成员企业。
  
  联想创投打造了独特的“联想+生态企业”与“行业顶尖客户”对接的科技产业行活动。
  
  科技产业行-大众集团走进联想
  
  通过了解客户的真实业务需求,将联想创投被投企业和生态企业的技术方案进行整合,再和联想现有业务打包形成一套完整的解决方案提供给客户,如此一来,大大提高了双方的对接效率。
  
  2020年启动以来, “科技产业行”已先后走进鞍钢、华能、联合利华、大众、新松机器人等大型企业,与杭州等政府及当地优秀科技企业精准对接行业需求。联想创投被投企业天泽智云凭借雄厚的技术+解决方案的实力,现场就受到了客户的认可,与联想、鞍钢的合作正在进一步落地中。
  
  今年,联想创投已经走进了大众汽车,预计还会走进宁波保税区、三一重工等政府和大型企业。通过与生态企业之间的深度融合,大幅提升行业效率,促进生态共赢。
  
  随着联想创投CVC2.0的逐步进化, CVC对成员企业更包容、开放,不需业务绑定,不需站队;而是通过与母公司业务的深度生态联动和全面资源赋能,给被投企业独特地助力,一起成长。
  
  “联想的品牌、供应链、售后服务等各种资源都可以支持被投企业。反过来,被投企业的创新技术、创业文化也能够赋能联想。”贺志强总结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