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信息   站长   新媒体   创业文库   电商  

您现在的位置: 创业网 > 电商 > 电商新闻

薇娅消失62天后,助播们创业成立了“蜜蜂惊喜社”

来源:用户投稿 我要投稿 作者:小王电商 时间:2022-02-22 12:08
  消失近两个月后,市场传出薇娅将在3月复播的消息。
  
  对此,薇娅背后的谦寻公司给出了一个否定的回答。“我们遵从监管和平台的决策,(薇娅复出)这个事情真不是我们说了算。”谦寻高级副总裁、薇娅经纪人王斯告诉《中国企业家》。
  
  薇娅复出遥遥无期,她曾经的助播们成立了名为“蜜蜂惊喜社”的创业直播团队,于2月12日低调出现在淘宝平台,首场直播持续了5小时,带货55件商品,累计观看人数超过了100万,当晚涨粉26万。
  
  直播间相同的带货商品,相似的城市夜景的背景板,同样的“废话不多说,先来抽波奖”话术……都不得不让人联想“蜜蜂惊喜社”的背后就是薇娅。也因为和薇娅千丝万缕的关系,“蜜蜂惊喜社”一诞生,各项数据都非常亮眼。
  
  截至2月21日下午4点30分,“蜜蜂惊喜社”粉丝为138.8万人,观看人次最高的一场达1076万。与此同时,“蜜蜂惊喜社”只用了5天,便跻身淘宝直播TOP3榜单。这在本已逐渐降温的直播带货领域,是非常难得的成绩。此外,“蜜蜂惊喜社”还在微信、微博、小红书、抖音等社交平台开通了相关账号。
  
  即便如此,谦寻尽力向外界撇清“蜜蜂惊喜社”和薇娅的关系。工商信息显示,“蜜蜂惊喜社”为“杭州柏峰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拥有,后者成立于2021年8月,法人与大股东均为“何卫华”。谦寻相关人士也表示,“蜜蜂惊喜社”只是谦寻内部一个自孵项目。
  
  和“蜜蜂惊喜社”相似,淘宝直播新账号“光光来了”的主播光光也曾是雪梨的助播。“光光来了”直播间的简介是“认真卖女装”,也跟原来雪梨的业务相似度很高。2月15日,“光光来了”开播首日单场累计超77万人次观看。
  
  截至2月21日下午4点30分,“光光来了”淘宝直播粉丝为51.67万人。去年11月,由于偷逃税款,雪梨被罚6555.31万元。之后她的直播间被关停,全网社交账号也被封。当时,雪梨淘宝店铺粉丝数为2854万。
  
  去年12月20日,因为同样的原因,薇娅被罚13.41亿元,此前5年其积累的近7700万粉丝如风而散。
  
  两位大主播突然停播,很多人都在好奇:有多少粉丝涌向了李佳琦直播间?薇娅背后的公司谦寻、雪梨背后的公司宸帆还能挺住吗?
  
  如今来看,在薇娅消失的这60多天里,原本围绕在薇娅周围的一切商业资源都在重新分配。有人重新思考超级主播之于电商平台的战略意义,有人觊觎着瓜分薇娅此前拥有的巨大流量,还有人则渴望再造一个新的、如薇娅一般的大厦。
  
  薇娅模式在继续
  
  2019年底,薇娅在接受许知远采访时,这样描述粉丝们赋予她的意义:“很多人拿你的直播当作她生活的一部分,就像看电视剧一样,很好看,但很怕看到大结局。结局之后,心里会空荡荡的。”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两年后,粉丝就看到了大结局。2021年12月20日,“薇娅偷逃税被追缴并处罚款13.41亿元”的消息爆出,当晚薇娅的微博、淘宝等账号被封禁。一切戛然而止。
  
  过去的3年里,薇娅一年中的330多天都在直播,她与李佳琦并列为淘宝直播生态中的顶流。那时的薇娅,像一个巨大机器中的关键齿轮,根本不敢轻易停止运转,在她背后绵延着一个经络复杂的商业世界,连接着无数的商家和消费者。
  
  薇娅被封禁的第二天,谦寻通知员工暂时回家休息,工资照常发放,管理层也在积极考虑应对方案。“蜜蜂惊喜社”或许就是方案之一。
  
  “蜜蜂惊喜社”与薇娅有太多的关联:一方面,其名称与原来“薇娅惊喜社”有很大的相似性;另一方面,在6人的主播和模特团队中,有5人来自原薇娅助播团队,其中的凯子、昊昊在此前薇娅直播间已经有一定的名气。
  
  此外,在“蜜蜂惊喜社”品类选定上,包括服饰、美妆、食品、小家电等品类都是薇娅直播间主力搭配,也不乏与薇娅有过多次合作的玉泽、ubras、认养一头牛等网红品牌。
  
  再看光光,曾在其个人微博透露:“淘宝很多部门领导,对于我开播还是很支持的。”不过,雪梨公司的工作人员告诉《中国企业家》,“光光很早之前就走了,在我们去年税务问题之前,他就已经离职了。”
  
  尽管两家公司都在撇清新入局者与薇娅、雪梨的关系,但事实证明,他们的商业模式在整个电商生态内依旧行得通。即便在直播电商竞争越来越激烈的当下,“蜜蜂惊喜社”的直播间商品仍然因为低价经常被抢购一空。
  
  在薇娅消失于淘宝直播间之后,关于电商平台的流量分配、店铺自播与超级主播之间的关系等话题,行业有过一轮反思。有人认为,对于企业品牌来说,店铺自播才是未来,但又不得不承认,像花西子等很多新品牌就是通过直播间成长起来的。
  
  不过,目前看起来“蜜蜂惊喜社”还在复用薇娅曾经打下的基础,还没有打造出从0到1跟随其直播间成长起来或者爆红的品牌。合作形式则为纯佣形式,佣金20%。有商家透露,预计3月8日“女神节”促销后,“蜜蜂惊喜社”可能开始收取坑位费。
  
  薇娅流量被承接
  
  薇娅从淘宝直播间消失之后,谦寻和众多主播乃至平台最关心的是,谁能承接薇娅的流量。
  
  毫无疑问,“幸存者”李佳琦是理论上的最大赢家。在薇娅直播间被封当晚及次日,李佳琦直播间的观看人次一度暴涨至3800万和4900万。然而,一周之后,李佳琦直播间的流量就回归到日常水平,稳定在2000万左右。
  
  究其原因,李佳琦和薇娅的粉丝群体并不完全相同,因此在选品品类、价格、直播风格等很多方面双方的粉丝群体并不能互通。现在看来,薇娅的助播团队成为了最好的继承者。
  
  其实,除薇娅之外,谦寻旗下还有包括李响、林依轮、李静等在内近60位带货主播。据铅笔道报道,“薇娅事件”后,谦寻旗下主播林依轮、舒畅、滕雨佳、安安等正常开播,他们均承接了薇娅的流量和品牌资源,直播间流量都有了不同程度的增长。以林依轮为例,在“薇娅事件”后的12场直播里,林依轮直播间人数平均达764.1万,较之前的475.5万上涨了60%。
  
  由此可见,薇娅虽是全网最大带货主播,但谦寻也并没有把全部的赌注都压在薇娅一个人身上。
  
  “谦寻要做直播行业的水电煤,等到哪一天,假如薇娅由于种种原因不能直播了,谦寻依然是一个持续发展的企业。”薇娅丈夫、谦寻董事长董海锋早就有过对公司“薇娅独大”的担忧。
  
  除此之外,更早期、更深层次的原因是,薇娅在淘宝生态内小有名气之后,越来越多的MCN机构闻风而至,想要跟薇娅签约,薇娅就让自己的弟弟黄韬去接触。在跟这些机构谈完之后,黄韬发现,这些直播机构的理念跟薇娅团队的完全不同,如果跟他们签约不仅不能让直播升级,反而可能因为理念不合导致麻烦。
  
  一番权衡之后,薇娅团队决定自己创业成立公司,把薇娅签下来,让直播业务更高效地运作。后来,黄韬成为谦寻联合创始人、CEO。2019年,当时已经从淘宝直播离职一年多的王斯选择加入谦寻。
  
  2019年,谦寻控股建立了一个选品供应链基地,简单来讲就是将薇娅的选品能力赋能给其他主播。目前谦寻的业务包括直播基地、供应链、IP授权等。
  
  2020年底,黄韬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表示,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薇娅等头部之外的主播,没有完善的质检团队、售后团队,对商家品牌的谈判力也不强,针对这一痛点,黄韬把薇娅带货过、经过严格筛选且用户反馈很好的商品建立一个带货商品池,谦寻旗下的主播可以在商品池中直接挑选后联系商家带货,而经过严格筛选和质检的产品也会降低发生质量等问题的概率。
  
  不过,还没人能吞下薇娅以往的流量积累,谦寻能做的是再培养沿袭薇娅风格的团队,以及将公司的资源倾注给已经有过合作默契的旗下艺人。虽然大主播薇娅被罚和封禁,但谦寻依然还在原有轨迹继续发展。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
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995315907@qq.com举报,一经
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