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建设   小程序开发   软件开发   营销推广   财税服务  

您现在的位置: 创业网 > 创业资讯 > 大学生创业

樊登这么牛逼,一年赚10亿,他是怎么做的?

作者:创业网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21-10-13
一年做了将近10个亿生意的樊登,对公司有多少视频类的帐号,哪个地区销售额最高等情况竟然一无所知。有些老板对此觉得特别不可思议,说樊登你不盯着怎么行呢?这句话真让人份外耳熟:孩子写作业,不盯着怎么行呢?出门过马路,不盯着怎么行呢......几乎适用于大多数的家庭语境。   
  一年做了将近10个亿生意的樊登,对公司有多少视频类的帐号,哪个地区销售额最高等情况竟然一无所知。有些老板对此觉得特别不可思议,说樊登你不盯着怎么行呢?
  
  这句话真让人份外耳熟:孩子写作业,不盯着怎么行呢?出门过马路,不盯着怎么行呢......几乎适用于大多数的家庭语境。
  
  而樊登的回答是:一是我觉得他人是可以相信的,我也容许他人犯错,二是管理公司我很一般。虽然樊登说自己管理公司不在行,但他的管理理念是非常成功的,因为他在“管理”员工,而不是“管”员工。他曾表示,商业的本质是取悦,教育的本质是改变,而他做的是教育。
  
  其实,风险和收益之间隔着一个巨大的变量,这个变量叫做能力。
  
  比如说走钢丝。对于我们这样从没练过的人来说,走钢丝是一件风险很大的事。但对于一个杂技演员,甚至是一个退役的杂技人员来说,大家都会觉得太简单了。
  
  创业也是一样。李嘉诚曾说过:“别人都说我善于冒险,其实讲错了,我这一辈子创业,没有冒过一点儿风险。”
  

  为什么他会这么说呢?


      【创业开店,上创业网

  
  一开始,李嘉诚卖塑料花。他在别人工厂里干过,知道塑料花怎么生产、怎么卖掉、能赚多少钱等等,清清楚楚。而且他请的生产和销售,都比他过去待过的工厂还要好,怎么可能不赚钱呢?
  
  后来,他投资房地产,也有人说他冒险,他还是觉得不对。因为李嘉诚在投资房地产的早几年,就开始研究那些标的了,他心里很清楚它们都值多少钱,所以就只是等一个最好的价格进入而已,不是冒险。
  
  所以,让你风险变大的绝对不是创业,而是你的无知、傲慢和不学习!
  
  创业是一个不断提高自己能力的过程,能力提高了,才能更好地应对风险。优秀的企业家从来都不是冒险的人,而是更善于控制风险的人,创业者必须懂得这一点。
  
  另外,我们还可以通过构建一个反脆弱的商业模式来降低创业的风险。
  
  什么是反脆弱的创业项目呢?最重要的设计特征是成本有底线,但收益无上限。我们把这种设计结构叫做非对称交易。
  
  历史上第一个使用非对称交易的,是古希腊一个叫泰勒斯的哲学家和首富。
  
  当泰勒斯准备做橄榄油的生意时,他不是全款买下榨油机去榨橄榄油,而是预定了所有厂子的榨油机。
  
  如果明年收成好,那整个古希腊的榨油机全是他的。如果收成不好,那就等下一年,他最多亏的是一点定金,所以他的商业反脆弱性就很高。
  
  而过去二十几年的房地产商也是如此。那时并没有现在严格的“招拍挂”体系,也不需要拿出几十亿现金,200万左右的押金就完全足够。
  
  在付全款前的时间差里,找银行贷款开发,最后资金回笼的时候就可以按部就班支付各项费用、偿还贷款,几乎不存在任何风险。
  
  但如果你的商业结构是赚钱有上限,亏钱会出现无底洞,那企业抗风险的能力会大大减弱。
  
  例如,餐饮行业就是典型的脆弱模式——“四高一低”:税费高、房租高、原材料成本高、人力成本高,但利润低。
  
  餐饮行业对黑天鹅事件的抵御能力很差,一旦发生疫情、门口修路或者隔壁装修,生意就会大幅下滑,甚至天天亏钱。因为你的人力费、房租和税费还得正常支出,不会控制成本的饭馆,很容易倒闭。
  
  也许会有人质疑:“麦当劳也是开饭馆的,这是不是自相矛盾了?”在这里,有必要补充说明一下。
  
  从表面上看,麦当劳是连锁餐饮企业,最初遵循传统的创业模式,赚到钱就开分店。但后来,它转变了商业结构,做起了知识产权生意,高度标准化的店铺就是它的IP。
  
  麦当劳打破收益的“天花板”,而成本却由加盟商自己买单。这样一来,麦当劳便有了极强的反脆弱性,即便黑天鹅事件真的出现,也不会对其产生致命影响。
  
  我们当初做读书会也是这样,没有投入大量的固定资产,甚至我们不太需要融资。
  
  因为如果亏欠,大不了这本书就白讲了。万一挣钱,一个人365元,我们有可能卖到几百万甚至上千万份,这就是一个非对称交易的结构。
  
  所以,一定要认清自己的损失底线在哪里,你就能有更大选择权,有更多发挥反脆弱性的空间。
  
  樊登的“无为领导力”能够把权力下放,让员工做到“有为”,激发的是他人的责任感,成长感,荣誉感,让他人全身心地成为他自己的样子。
  
  樊登的做法看似不正常,但他做的又是一件特别正常的事,也是一件特别智慧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