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建设   小程序开发   软件开发   营销推广   财税服务  

您现在的位置: 创业网 > 创业资讯 > 市场营销

破釜沉舟,这家公司如何度过至暗时刻?

作者:创业网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21-10-13
沉寂几年的VR硬件行业突然又热闹起来。2015年和2016年,曾经是国内VR硬件投资创业的一个高潮期,但随即就进入几年低谷,一些公司消失,一些公司则默默坚持下来。成立于2015年的小派科技就是重新站在聚光灯下的公司之一。不过,与那些走大众化路线、致力于降低售价的公司不同,小派显得有点另类:走高端路线,追求极致体验,售价昂贵。   
  沉寂几年的VR硬件行业突然又热闹起来。
  
  2015年和2016年,曾经是国内VR硬件投资创业的一个高潮期,但随即就进入几年低谷,一些公司消失,一些公司则默默坚持下来。
  
  成立于2015年的小派科技就是重新站在聚光灯下的公司之一。
  
  不过,与那些走大众化路线、致力于降低售价的公司不同,小派显得有点另类:走高端路线,追求极致体验,售价昂贵。
  
  小派第二代产品的售价是目前VR消费机里最贵的,是HTC的三倍,惠普的两倍。与高价格相对应的,是小派80%的用户来自海外。
  

  小派创始人翁志彬说,要把小派打造成一个全球化的品牌,一个高端的、能够引领潮流的科技品牌。

  
  【网络创业指导,上创业网
  
  2016年10月,Oculus的首席科学家预测,未来5年左右,VR硬件的清晰度能实现双眼4K以上,视场角能达到140度以上。
  
  但只过了一个月,小派就拿出了清晰度8K、视场角200度的样机。这是小派成立以来开发的第二代产品。
  
  原型机或者样机相当于实验室产品,做一两台比较容易,但真正的量产可能要做几十万台,对工艺、成本、质量可靠性、软件稳定性等有更高的要求。就像汽车行业,有人花四五个月就做出一台概念车,但是能不能量产就很难说。
  
  小派虽然拿出了让业界称奇的第一版样机,但随着VR行业低谷的到来,后续产品的研发和量产都面临着巨大的困难。
  
  从2016年11月做出第二代产品的第一版样机,到2018年9月份交付第一台头显,花了快两年的时间。
  
  “我们得勒紧裤腰带过日子”,翁志彬说。产品研发需要人才,但小派不敢扩张,还要控制人员规模。人手不够,产品功能就得研发完一个再开始另一个。“如果有足够的资源,几个项目同时推进,速度要快得多。”
  
  缺钱缺资源并不是最重要的,产品难度也非常高,“因为我们做了当时业内,甚至也是现在业内最高规格的产品”,翁志彬说。
  
  任何事情都有利有弊。200度视场角的好处是视野开阔,但会带来很多问题。
  
  比如内容不兼容。业内忽然出现这么大视野的VR头显,出乎很多内容开发者的预料,当初做内容的时候根本就没有考虑怎么和这样的机型适配。小派花了很多精力去解决这个问题。
  
  瞳距及瞳距调节也是问题,“大视野跟普通视野的机型,瞳距调控的原理都不太一样”,翁志彬说。
  
  还有边缘畸变问题,视场角大,画面边缘会变形。
  
  用户也提出了新要求。小派第一代产品是3DOF(Degree of Freedom,即自由度)交互。老用户提出反馈,希望新产品一定要加上6DOF。小派又投入6DOF交互的研发。
  
  2017年8月,小派第二代产品各部分功能终于完善了,显示、光学、内容兼容性,还有定位技术,都研发完成,并制作出了两台第三版样机。
  
  当年9月,小派在美国KickStarter启动众筹。
  
  Oculous也在KickStarter做过众筹,大获成功。Facebook因此注意到它,把它收购了。“我们也想试试自己的实力”,翁志彬说。
  
  小派的第一代产品40%是外销的,在海外积累了几万用户,聚集在小派的社区内。靠全球老用户的帮助,小派在一个半月之内筹到了423万美金。“全球有6000个忠实用户参与众筹,平均每位用户花700美元。”
  
  2013年Oculous筹了240万美金,小派差不多是其两倍。
  
  众筹的成绩好,是动力也是压力。客户很早就付了钱,等着产品,小派面临着很大的交付压力。
  
  “我们团队有十几二十年的消费电子量产经验,所以总体上还比较顺畅。若资源够,可能会更快一些”,翁志彬说。
  
  置之死地而后生
  
  在翁志彬的理念中,创业公司要想冲出来,靠的绝不是资金、规模、供应链,而是产品创新。“我们一定不能跟大企业做一样的东西。跟在大企业后面,必死无疑。”
  
  他决心冒险一搏。在有限的资源和时间约束下,全力聚焦,单点突破。“一定要做某个领域的第一,分辨率第一,或者视野第一。解决最大痛点,给用户极致体验。”
  
  但这意味着极大的不确定性。
  
  当年小派8K清晰度和200度大视野的样机做出来之后,业内的质疑声也随之而起:产品价格这么高,能卖出去吗?对算力要求太高,电脑带的动吗?有没有内容支持?体积这么大,人体工学是否OK?
  
  “有些问题,做研发的时候其实我也不知道”,翁志彬说,“我只是觉得这个方向是对的。”
  
  技术突破是有风险的,也许一两年都不成功。翁志彬当时想好了,如果技术搞不定,就再回去打工,“这是创业公司应该承担的风险。”
  
  这就是置之死地而后生。“我们什么都可以失去,所以我们成功了”。
  
  一款硬件产品的成功也离不开产业链上下游合作伙伴的配合。
  
  小派二代产品对电脑算力要求特别高。配置低的电脑带不动。幸运的是,小派的产品推出来之后,英伟达大概隔大半年就推出新款显卡。翁志彬说,“感觉是英伟达在关键时候帮了我们,如果没有他们的显卡,我们的用户玩一些游戏,电脑就跑不起来。”
  
  还有2019年Valve推出的3A游戏大作《半条命:Alyx》。游戏发布之后,小派的销量就上了新高。优秀内容促进硬件销量,硬件体验的提升也给内容创作者带来信心。
  
  硬件要有迭代周期
  
  从2015年到现在,VR行业大起大落。对消费电子行业有了解的人都知道,硬件行业有其自身的发展规律,不会一蹴而就,而是要有迭代过程。翁志彬说,我们看好行业的前景,也很早就有这个心理准备。
  
  翁志彬认为,目前依然处于VR产业的上半场。上半场要突破的瓶颈是硬件,竞争的焦点也是硬件。“硬件是线性迭代,不像软件和互联网那样会发生突变。”因此上半场持续的时间会长一点。
  
  硬件依托于产业链而发展。硬件迭代的速度取决于整个产业链发展的配合度。比如今年屏幕能做到800PPI,明年是不是能做到2000PPI?PPI是屏幕上每英寸拥有的像素数目,像素数越高,图像越清晰。
  
  肯定做不到。线性迭代,每年增长30%到50%,就已经不错了。
  
  砸钱也改变不了硬件的迭代周期。资本只能起到一定的加速作用,但是不能改变硬件迭代的线性规律。
  
  翁志彬认为,硬件厂商必须首先认识到产业链的发展规律,然后在这个规律下做一些优化和创新。
  
  “在相同的指标下面,我们做的比别人好,同样一个部件,我们的使用效果比别人好。就像很多手机厂商都用了800万像素的镜头,但苹果手机拍出的照片效果最好。”翁志彬认为,这就是硬件厂商的技术功底。
  
  小派正在进行第三代产品的研发,遵循着一以贯之的理念。翁志彬说,做行业最先进的产品,把行业的边界进一步拓宽,这是小派的品牌基因。
  
  在翁志彬看来,目前市场上的VR硬件产品,从终极消费形态的角度去看,仍然有很多痛点。“从产品体验标准来说,小派第一代产品可以打60分,第二代75分,我们离100分还有很远的距离。”
  
  痛点就是机会,把痛点解决好、解决得漂亮,产品在这个点上就领先了。一代代迭代下去,慢慢逼近最后的终极体验。
  
  翁志彬说,开始创业时,对追求极致产品的理念,还心存疑虑,不知道这条路是不是行得通,是不是大众化更好些。创业几年来,得到了用户和资本的认可,信念更坚定了。
  
  10月20日,小派将在线上举行Pimax Frontier 2021全球发布会,向全球用户和同行分享小派对下一代VR产品、也就是VR3.0的愿景,以及小派在相关产品研发上取得的技术突破。这一次,小派能否为用户带来新的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