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建设   小程序开发   软件开发   营销推广   财税服务  

您现在的位置: 创业网 > 创业资讯 > 创业案例

这个首富是怎么走到危险的边缘?

作者:创业网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21-10-06
2020年1月17日,一则微博把故宫卷进了漩涡。原本这只是一个普通的微博,豪车、美女、名胜、好天气,再配上一句“赶着周一闭馆,躲开人流,去故宫撒欢儿~”,格调拉满。可惜的是,大奔驰停放的地点,是故宫的太和门广场。按照规定,车辆是不能开到这里的,况且还是在闭馆日。一场轰轰烈烈的网络大起底就此掀开。
  2020年1月17日,一则微博把故宫卷进了漩涡。
  
  原本这只是一个普通的微博,豪车、美女、名胜、好天气,再配上一句“赶着周一闭馆,躲开人流,去故宫撒欢儿~”,格调拉满。
  
  可惜的是,大奔驰停放的地点,是故宫的太和门广场。按照规定,车辆是不能开到这里的,况且还是在闭馆日。
  
  一场轰轰烈烈的网络大起底就此掀开。其中一个猛料是,有人发现,这位晒照的美女,曾在2018年3月晒出位于美国洛杉矶富人区的房产照片。
  
  这套成交价8140万元的豪宅,登记在WANG ZHIJI名下,这个人是忠旺集团大股东刘忠田的妻子。
  
  忠旺集团很快就发文否认了这件事。但经由这条微博,一个神秘的富豪也逐渐引起了人们的关注——
  
  【网上创业指导,上创业网
  
  01
  
  来自大洋彼岸的指控
  
  刘忠田又一次出现在大众的视野里,是因为一场官司。
  
  事情可以追溯到2010年,美国开始对中国输入的铝材进行反倾销、反补贴调查。
  
  那时候,刘忠田的忠旺集团由于有地方的补贴,所以能以低价将铝材卖给美国。这引起了美方的不满,他们觉得这将冲击美国的本土铝业。
  
  美商务部开始对忠旺集团进行制裁,加征反倾销税与反补贴税。为了绕开美国的限制,忠旺集团想到了一个新法子:从别国将铝材出口到美国。他们选择了在墨西哥将铝材焊接成铝制托盘,然后将这些托盘送往美国仓库,计划将其加工成铝锭后再卖出。
  
  靠这样的方法,刘忠田的南加州公司在2011-2014年里,囤积了220万个铝托盘。
  
  但正是这样的行为,给忠旺集团和刘忠田带来了烦恼。铝托盘为制成品,不受美国征税,美方认为忠旺集团以这样的方式走私铝材,并逃避了大量的关税。
  
  漫长的拉锯战由此展开,就在8月23日,根据美媒SUN的报道,美方再一次发动了进攻,美国一个联邦陪审团裁定,六家南加州企业实体参与了一项广泛的电信和海关欺诈计划。在该计划中,大量铝被伪装成托盘,以逃避18亿美元的关税。
  
  18亿美元,这是美司法部发起的史上最大关税案件。
  
  这场官司指向的,正是全球第二大、亚洲第一大铝挤压产品研发制造商,中国忠旺控股有限公司。创始人刘忠田被控向相关实体进行虚假销售,以夸大公司收入,欺骗投资者。
  
  陪审团给定了一大串的罪行:
  
  串谋,电信欺诈,国际洗钱,向海关提交虚假及欺诈性文件。
  
  这个案件定在12月13日举行量刑听证会。按照美国法律条款,如果以上这些罪名完全属实,刘忠田面临的不但是巨额罚款,还有:
  
  465年的刑期。
  
  用我们的话来说,这就是“把牢底坐穿”。
  
  这件事出来后,忠旺集团倒是很快做出了回应:
  
  刘忠田并不控制美方所指公司,也不是这些公司的实际拥有人,而且并未就该指控接到任何法律文书或通知。
  
  但有意思的是,类似的回应,这几年他们至少做了五次。
  
  一代“铝王”,将面临怎样的命运?
  
  02
  
  从小木匠到中国首富
  
  在故宫大G事件之前,很多人根本没听说过刘忠田。
  
  刘忠田到底是如何发家的?这个问题有两个版本的答案:
  
  1、刘忠田高中毕业后当了木匠,在当地的粮管所修理桌椅,后来在岳父的帮助下去做了石化生意。
  
  2、1978年,14岁的刘忠田揣着借来的200块钱,上长白山做木材生意。
  
  无论哪个版本,刘忠田的起点,似乎都和木材有关。
  
  但实际上,刘忠田发家的真正开端,是“双轨制”。
  
  1979年以后,国家对原材料实行价格管制,同时又允许企业生产自销产品,这样一来,就形成了“计划”和“市场”两个价格。
  
  从1984年到1989年,价格双轨制只存在了短短6年,但却使得许多人一夜暴富,他们的名字叫做“倒爷”。一买一卖之间,他们就能获利无数。一个经典的例子是王石,当年倒卖玉米,短短八个月,赚了三百多万元。
  
  和王石一样,刘忠田在双轨制下赚到了自己的“第一桶金”。
  
  没有人确切地知道刘忠田在双轨制中获利多少,但根据市界的梳理,1989年并轨的时候,25岁的刘忠田就有了创办了工厂的资本,并一路进军铝制品、塑料等多个行业。
  
  90年代,房地产热开始蔓延,嗅到机会的刘忠田与香港的威力旺公司合资成立了辽阳忠旺铝材,刘忠田本人持股60%。随着房地产的腾飞,建筑铝迎来爆发,忠旺一跃成为行业前三,甚至有美国公司想要开价4.5亿人民币收购忠旺。
  
  刘忠田最终拒绝了这份收购,并做出了一个重要的决定:
  
  从建筑型铝材行业,转型到工业型铝材行业。
  
  这无异于一场豪赌。彼时,国内的工业铝才刚起步,忠旺生产所需的设备、技术、人才,都得依靠美国人的力量。用现在的话来说,这是一个被“卡脖子”的行业。
  
  但刘忠田很坚定,忠旺集团掏出所有家底,订机器、改设备、招人才,开始向工业铝材市场转型,先后投入的资金达到20多亿元。
  
  刘忠田赌对了。2004年,忠旺被铁道部指定为火车车厢的铝型材供应商之一。之后的几年,乘着北京奥运会、首都机场扩建、上海世博会、广州亚运会的东风,忠旺拿下了巨量的合同。
  
  到了2008年,忠旺工业铝材的收入已经达到62亿,成绩令人瞩目。2009年,通过巧妙的资本架构,忠旺集团在香港上市,刘忠田凭借着240亿元财富坐上中国首富之位。
  
  图片
  
  彼时的忠旺,已经是全球第二、亚洲最大的铝型材生产商,一时风头无两。“亚洲铝王”、“中国首富”的名号涌向刘忠田。
  
  从一个小木匠到登顶中国首富,这是刘忠田人生的高光时刻。
  
  03
  
  帝国的裂缝
  
  刘忠田经由铝业发迹,但时至今日,他的足迹已经“遍地开花”。
  
  一个涉及制造业、金融、地产、有色金属交易等领域的“忠旺系”帝国已然成型。野马财经曾做过梳理,这个帝国主要有两大部分:
  
  第一,以香港上市公司中国忠旺为旗舰,在铝业、制造业实际掌控的公司多达90余家公司。
  
  第二,以隐形关联企业“忠旺投资有限公司”为主参股数家银行金融机构、房地产项目。
  
  但这个帝国,并没有外界想象中那么坚固。
  
  忠旺上市第二年,就被美国盯上了。
  
  2010年,美国商务部宣布将对中国出口铝材进行反倾销和反补贴调查,中国铝业龙头忠旺集团首当其冲。33.28%的反倾销税率,374.15%的反补贴关税,朝忠旺迎头砸来。
  
  2015年,忠旺被美国做空机构盯上,他们指控忠旺为逃避关税,将大量铝制品走私进入美国,涉嫌欺诈。
  
  2016年,美国商务部初步裁定中国忠旺对美国出口的一款铝产品,绕开了美国的反倾销限制。
  
  2017年,忠旺与美国爱励铝业达成收购意向,但美国12位参议员却以国家安全为由反对并叫停了这笔收购。
  
  2019年,美国正式以24项罪名起诉刘忠田和忠旺集团。
  
  ……
  
  这十年间,忠旺一直处在涉嫌欺诈的阴影之中。
  
  折腾之下,刘忠田的身家在不断缩水。2021年胡润全球富豪榜上,刘忠田的财富仅剩80亿元——短短两年时间,减少了一半多。当年的中国首富,已经被后浪们所淹没。
  
  就在今年8月11日,*ST中房(600890)发布公告,鉴于目前市场环境等原因,决定终止发行股份购买忠旺集团100%股权。
  
  这也意味着,刘忠田苦苦等待6年的“借壳回A”之旅,依然没有成功。
  
  如今,大洋彼岸的量刑下来之前,这位昔日的中国首富,还能否找到救命稻草呢?
  
  04
  
  尾声
  
  最近一年,我们写了不少首富。从刘忠田的身上,大体也能瞥见他们的影子。
  
  2019年8月,格隆汇官方微博曾发过一张图《2019年那些破产的首富们》,一大批首富,都倒在了路上——
  
  回过头来看,这些出事的首富,起家的行业基本上集中在房地产、汽车、钢铁、建筑等——这些,都是周期性比较强的行业。更重要的是,这些企业在出事之前,大部分都曾经历转型或者大肆扩张。
  
  顺周期下,那种“躺着赚钱”的日子容易令人膨胀,昔日的浙江女首富就曾说过——
  
  “只要贷到款,就没有风险。”
  
  这种盲目自信有时代的原因。根据社科院的统计数据,非金融企业部门杠杆率从2009年的99%升高至2013年的127%,而国际清算银行算出的数据则是接近170%。
  
  这是一个轰轰烈烈加杠杆的时代。但,加杠杆也是有周期的。2014年以后,许多行业周期的下行趋势愈加明显。
  
  倘若刨去政治因素,一句话能恰如其分地总结刘忠田如今的局面:
  
  成也“倒爷”,败也“倒爷”。
  
  “双轨制”时代的机会,成就了他的第一桶金;但在美国的侥幸,却成了他挥之不去的梦魇,最终把自己带到了危险的境地。
  
  有时候,现实就是这么残酷——
  
  时代抛弃你的时候,甚至连声再见都不会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