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建设   小程序开发   软件开发   营销推广   财税服务  

您现在的位置: 创业网 > 创业资讯 > 创业案例

金山公司从市占率1%到市值2000亿,怎么逆转的?

作者:创业网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21-09-30
身为金山办公CEO,章庆元深知,代码就是金山办公这家“活化石”级别中国软件公司的鲜明底色。诞生33年来,金山办公旗下的WPS也正是凭借着一行行堆叠起来的代码,才能与微软贴身肉搏,最终成长为“中国的Office”,扛起中国民族软件工业大旗。金山办公上市时,雷军曾立下期望金山办公再走30年的目标。
  身着程序员标志性的polo衫、牛仔裤,章庆元站在一面代码背景墙前抱臂端详了许久。
  
  除了一些常见的通用代码,章庆元认出,墙上还展示了WPS表格的部分原始代码,而这些代码中很可能就有他写的。
  
  身为金山办公CEO,章庆元深知,代码就是金山办公这家“活化石”级别中国软件公司的鲜明底色。诞生33年来,金山办公旗下的WPS也正是凭借着一行行堆叠起来的代码,才能与微软贴身肉搏,最终成长为“中国的Office”,扛起中国民族软件工业大旗。
  
  章庆元于2000年加入金山办公。和过去大多数的金山掌门人一样,他身上也有着浓厚的技术色彩,比如他曾领导WPS 2005版的研发,并荣获中国通用软件的最高荣誉——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
  
  在软件市场20余年,章庆元经历了行业的所有风云变幻,也见证了金山办公的所有起起伏伏:中国商业史鲜有这样的公司样本,从辉煌的巅峰跌入谷底,数次濒临绝境,又成功绝地求生。
  
  如今,不止于WPS,金山办公的故事进入一个全新的阶段:2019年11月科创板上市后,金山办公市值一路飙升,最高时市值一度超过2000亿元。
  
  历经几轮时代的变革,一次又一次的产业转型浪潮为何都没能将这家公司打倒?章庆元在讲述的开始留下了一个悬念:这是一个与坚持和情怀有关的故事。
  
  【网上创业指导,上创业网
  
  01
  
  勇气与使命
  
  1988年,当24岁的金山软件创始人求伯君写下12.2万行代码,完成WPS 1.0时,中文办公新时代的帷幕揭开。之后的数年,WPS垄断了中国的打字市场。
  
  但随着个人电脑操作系统全面进化到Windows平台,1992年软件巨头微软正式进入中国,再加上盗版的泛滥横行,WPS及其他中文文字处理市场的软件几乎同时濒临崩溃。
  
  怀着对代码的热爱和对金山这家公司的尊敬,章庆元于2000年加入金山。“我加入时,金山正处在低谷,WPS不赚钱,金山全靠游戏和毒霸来支撑。WPS的市场份额不到1%,剩下的99%都被微软Office占据。”章庆元回忆道。
  
  章庆元认为,当初说服雷军重写WPS的根本原因,可能就是所谓的“使命感”。
  
  为了求生,2002年金山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重写WPS全部代码,实现与微软Office深度兼容。
  
  这个决定有多艰难,一组数字就能说明:此前14年的技术积累要被放弃,WPS 500万行代码要全部推翻重来,微软Office拥有数千人的开发团队,而低谷期整个金山软件的员工只有三四百人。
  
  章庆元记得,当时他的上级写了一份内部代号为“V6”的立项报告——WPS第六代产品,报告里提到,这个项目需要投入几千万资金和200号人,“对当时的金山来说,这简直就是天文数字,但说到底还是因为这是一个看起来不赚钱的项目”。
  
  2000年前后,中国PC互联网兴起,摆在创业者面前的机会太多了,似乎干什么都能成。不过,金山还是坚持在软件主业上以战养战,用金山毒霸、游戏等多元业务为WPS输血。
  
  但现在回过头来看,章庆元都能感受到矛盾与感性始终围绕着这个抉择:“我能感受到雷总当时很痛苦,因为从商业的角度上来说,这绝对不是一个正确的做法,WPS不赚钱,是一个看不到未来的业务,而金山只有一帮‘愣头青’程序员。但最终雷总还是选择重写WPS,这真的需要巨大的勇气和决心。”
  
  章庆元认为,当初说服雷军重写WPS的根本原因,可能就是所谓的“使命感”。金山是从WPS起步的,WPS是写在金山骨子里的基因,无法被放弃。
  
  最终,WPS扛起了中国民族软件大旗,三年卧薪尝胆,研发团队在冷板凳上写出了WPS 2005。除了实现了对微软Office的深度兼容外,WPS 2005还宣布对个人永久免费。三个月后,个人版下载量直接突破3800万,第二年国内办公软件市场份额攀升超过20%。
  
  WPS活过来了。
  
  这件事情的意义,在金山办公内部曾经被总结为WPS“重生的起点”,如果没有当时的重写,金山可能无法谋得一线生机。而WPS 2005的市场认可度、用户量,也为金山办公日后商业模式的探索埋下了伏笔。
  
  02
  
  移动弯道超车
  
  如果说重写WPS让金山办公实现了绝地求生,那么,上演一场漂亮的绝地反击战,则是从移动化转型开始的。
  
  2011年5月,金山软件创始人求伯君和张旋龙找到雷军,告诉他如果他再不回到金山,公司将要整体打包出售。听到这句话的雷军有点失神。此前2007年,金山软件在香港联交所成功上市后,雷军便辞去了金山CEO的职务,选择了离开。
  
  章庆元告诉《中国企业家》,2007年到2011年,是他经历过的金山最迷茫的4年,公司无人做主,处在一个相当混乱的危机状态。而雷军在这4年里,看到了移动互联网的未来,领悟到“顺势而为”,并创立了小米。
  
  这又是一段雷军本人在日后提起来极其痛苦的选择:理智告诉他,小米必须全力以赴;情感则告诉他,与金山两位大哥二十多年的情义,以及上千个金山兄弟们的前途,他不能不管。雷军最终还是决定接任金山董事长一职。
  
  回到金山后,雷军坚定让金山转型移动互联网,并再三强调,移动互联网将是金山一次换道超车的机会。
  
  章庆元回忆,当时雷军做了几个重要的决策:首先是分拆,包产到户,即事业部子公司化,授权子公司管理层直接决策,并制定股权激励计划;其次,将不重要的业务关停并转,聚焦WPS(后来的金山办公)、网络游戏(后来的西山居)和金山毒霸(后来的猎豹移动)三大核心业务;最后,要求全员必须坚定推动全面转型移动互联网。
  
  具体到金山办公,之前PC版的WPS基本是以月度为单位更新版本,但到了移动版本及之后的在线版本后,WPS的更新频率做到了以周为单位。WPS在2011年率先推出移动版,抓住了中国移动互联网的机遇,对同期固守Windows红利但转型迟缓的微软实现了“弯道超车”。
  
  正是两三年的时间差,让WPS迅速占领市场,如今WPS在国内占据90%以上的移动端市场份额,全球活跃用户逼近5亿,其中有1亿多活跃用户在海外。
  
  不过,对于出海,章庆元坦言,过去金山办公随着中国手机“预装”出海,在一定程度上都是小打小闹,在全球视角来看,金山办公及大多数中国品牌在世界的影响力,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无论是用户规模以及品牌认知度,都还是比较弱的。
  
  另一方面,在金山办公的创业史上,国际巨头微软一直都是绕不过去的关键词。
  
  微软像一只大象,在移动互联网时代被WPS一口一口撕咬。“鲍尔默时代的微软犯了一个战略失误,结果错失移动,但微软依旧是一家值得尊敬的对手,一家了不起的公司。”章庆元说,“新CEO上任后,我们看到了微软的飞速进步,他们在科技创新能力上还是比我们强很多。微软是一家世界性的公司,我们目前只是在产品上对中国用户需求的把握更有优势。未来金山办公还有很多路要走,首先仍是做好中国市场。”
  
  在弯道超车的过程中,金山办公内部曾经形成了一些自满的情绪。如今行业中出现了很多新的竞争者,章庆元认为这是一件好事,除了证明赛道的火热,竞争还会对内部产生压力,激发创新的潜能,“这些新的竞争者很有活力,他们当中也出现了很多创新的优秀产品”。
  
  转型移动,也是“顺势而为”理念的验证。如今的金山办公早已走出了传统办公软件的局限,走向多屏、内容、云、AI、协作这些更广阔的战略方向。
  
  最近,金山办公内部做了一次总结:过去十年,金山办公的成功实际是移动战略和云战略的成功,至于未来十年的“势”,章庆元表示,金山办公将坚定不移地向企业服务去转型。
  
  03
  
  理想主义的胜利
  
  2019年11月18日,金山办公正式登陆科创板,股价从40多元的发行价,开盘后一路飙升至140元,甚至在此后长达近一年时间里,金山办公都位居科创板市值第一位,并成为整个A股市值最高的软件公司。
  
  未来金山办公还有很多路要走,首先仍是做好中国市场。
  
  章庆元说上市的当天,自己喝多了。
  
  早在1999年,金山就已经在筹办上市的相关事宜,但金山办公正式上市已是2019年,这一等就是20年。
  
  “这种开心不是因为上市了,有钱了,而是看到我们过去20年的付出,终于得到了回报。我终于可以跟兄弟们说,从今天开始,我们谁都不亏欠了。”章庆元表示,很多人跟着金山办公打拼了十几、二十几年,很辛苦,却没什么回报;上市意味着,大家所做的事情,被整个市场认可了,而不再只是内部自我认可。
  
  提起“上市”这一里程碑,章庆元的音调明显高了许多。
  
  2007年,金山办公母公司金山软件上市的时候,WPS业务对市值贡献是最少的。但2019年,科创板上市主体真正回归到以WPS为主体的金山办公了。
  
  “过去无数次战役,WPS人在看不到希望、看不到未来时,一直拿‘我们要有革命浪漫主义情怀’这句话来安慰自己,我们爬过雪山、走过草地,如今终于被外界认可了。这证明,我们过去的战略是对的,我们的坚持和付出是有回报的。”
  
  雷军曾经形容,这是一个坚持梦想并最终取得胜利的励志故事。章庆元则形容它为,一个理想主义的中国企业成功的故事,“一种非常淳朴、美好的价值观的胜利”。
  
  目前,金山办公的研发人员总数达2188人,占据公司总人数60%以上。在中国,几乎很难有企业所走的雪坡像金山一样,充满了艰辛,且跨度超过30年,金山办公一路披荆斩棘的主力,正是这些不善言辞的程序员。
  
  雷军曾经形容金山办公拥有一种独特的文化,它很安静,绝大部分员工都是程序员,而且人比较单纯,甚至每一代负责人都是很简单、很纯粹的人。
  
  “过去三十多年里,金山办公所经历的跌宕起伏,如果没有这些理想主义和使命感的支撑,可能队伍早就散了。”章庆元如此感叹。
  
  而金山办公之所以能支撑起如此高的市值,在专业投资机构眼中,是对其背后所代表的to B和SaaS市场的信心。
  
  根据数据公司IDC的估算,美国中小型企业的SaaS市场的规模约为390亿美元,而全球的市场规模可能高达6000亿美元。过去数十年里,中小型企业的SaaS市场的总市值从2010年的150亿美元左右增长到了2000亿美元以上。
  
  同行是最好的参照。目前,微软光是面向企业to B云服务的季度收入达到了195亿美元。从收入结构上来看,微软Office的B端收入约为C端收入的6倍;而WPS的B端和C端收入大体相当,成为金山办公未来新增长的“双引擎”。
  
  目前,依托本地化的优势,金山办公在政府和中大型企业市场保持了领先优势,从中国各级政府部门、央企到银行等大企业的覆盖率均表现突出。未来,中国广阔的企业级赛道还将有进一步的挖掘潜力。从过去两年投入和布局看,金山办公围绕远程在线办公、协同办公、AI等能力,已经在电商、教育、制造业等垂直领域开始打造细分场景产品策略。
  
  值得一提的是,上市之后,金山办公在投资方面低调提速。过去两年,金山办公先后投资了上上签、才博教育、创客贴、大麦地、炎黄盈动,并收购了国内版式文件领军企业数科网维。9月22日,低代码PaaS服务商炎黄盈动宣布完成A+轮融资,金山办公战略投资,其向政府和企业服务市场加码的意图不言而喻。
  
  金山办公上市时,雷军曾立下期望金山办公再走30年的目标。
  
  但对章庆元来说,商业从来不是金山办公生存的根基,不管金山办公未来市值多少,利润多少,哪怕赚的少一点,他希望金山办公一直是一家用户喜爱、社会尊敬、员工自豪的公司。
  
  “一直生存下去,这就是我对金山办公的期望。”章庆元最后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