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建设   小程序开发   软件开发   营销推广   财税服务  

您现在的位置: 创业网 > 创业资讯 > 如何创业

谁都叫不醒“装睡”的王兴

作者:创业网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21-09-19
8月底在在美团财报发布后的分析师会议上,美团CEO王兴在开场时对“共同富裕”进行了详解,称共同富裕本身就植根于美团的基因中,美团的名字就有“一起更好”的意思,“因为‘美’就是better,‘团’就是together,美团就是一起更好”。
  8月底在在美团财报发布后的分析师会议上,美团CEO王兴在开场时对“共同富裕”进行了详解,称共同富裕本身就植根于美团的基因中,美团的名字就有“一起更好”的意思,“因为‘美’就是better,‘团’就是together,美团就是一起更好”。
  
  这个表态掀起了互联网企业利用企业名称宣传共同富裕的高潮。
  
  “兴哥真会说话”,成了互联网众多大佬的一致心声。
  
  但很快,关于美团可能会因垄断被国家处以重大金额罚款的消息,悄然在媒体间流传。而还没等读者从消息中回过神来,二天后国家人社部等4部门联合约谈了美团等互联网平台,要求企业承担社会责任,保障劳动者的合法权益以及制定合理的休息制度。
  
  当天人民日报也发文督促第三方平台和劳务公司要把这件事放心上,保障骑手的利益,要按时给这些骑手缴纳相应的社会保险。
  
  对此,美团的反应也一如既往的迅速。董事会当晚就发布公告表示,会采取更大力度保障劳动者权益,让骑手无后顾之忧。
  
  如果结合王兴在8月底对于美团与共同富裕之间关系的解读来看,这样的声明似乎表示美团将认真考虑所有外卖小哥的保障问题。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证明,你永远都叫不醒“装睡”的王兴。
  
  【网络创业指导,上创业网
  
  美团的妙招
  
  9月10日,一则消息爆料称,很多美团的外卖小哥被系统强制要求注册成个体工商户才能继续接单。如果不按要求去选择个体户,外卖小哥将面临无单可接的惩罚,甚至被开除。
  
  14日,美团迅速发布声明表示没有此事,也不可能要求外卖小哥必须注册成个体工商户,同时也发文严禁各合作单位把外卖小哥转成个体工商户。
  
  然而根据钛媒体、雷达财经等自媒体平台的查证显示,上述报道并非毫无依据。此前有关于外卖小哥被汽车撞伤索赔案件的判决显示,当事外卖骑手被所属公司安排注册为个体户。
  
  根据雷达财经的报道,北京致诚律师事务所据命名结构和地域分布对信息进行排查,得到的结果是,接近200万的个体户大军中,除了自营的小餐馆外,有160万为“疑似骑手个体户”。
  
  如果用外卖”为关键词,“经营范围”为搜索范围,“个体工商户”为搜索类型,能在企查查搜出全国超过198万家个体户。
  
  根据雷达财经报道,有案件显示,一名在北京送外卖的美团专送骑手被一家安徽公司在广西注册成了名为“钦州市中马钦州产业园区XX玖零捌壹贰商务信息咨询服务部”的个体工商户,而与该公司身处相同产业园且后缀名称相似的企业还有三万余家。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公司名称中多数带有大写的汉字数字,命名疑似存在某种规律,且大多数公司的注册地址、经营范围乃至电话都完全一致。
  
  实际上,物流快递行业内,“个体工商户模式”并不是什么新鲜产物。因为早在 2019 年的双十一期间,快递服务业的“四通一达”就开始了相应的模式。
  
  毕竟双十一期间的物流需要大量的人力,但一年也就忙这一两次,要是养着一只庞大的快递团队,个个给缴五险一金成本极高。
  
  关键,“四通一达”给快递小哥注册成个体工商户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月收入在3万以内不上税,这也让的很多快递小哥默许了这个行为。
  
  按照这样来看,美团这次只是有样学样而已。
  
  当然,也可能美团公司本身并不知情,而相应的操作都是由下面的代理机构来负责的。毕竟每年都帮“四通一达”频繁招人。他们也理所当然将个体工商户模式发扬光大。
  
  根据致诚法律研究中心的调查,不少的骑手在应聘后,站长便会以能多发工资少缴税为理由,强制或者变着法子忽悠骑手下载注册一些灵活用工平台的 App,这些App都非常“傻瓜化”,只要骑手注册就帮他们自动成为个体工商户,系统后台会给他们想办法,集中注册相应的手续。
  
  这也让这些骑手脱离了劳动法的保护,如果出现危险会陷入无地索赔的境地。
  
  而且可怕的是,用类似“数字编号 + XXX 工作室、服务部”为名的个体工商户,也在某灵活用工 App 上以每天 1 万以上的规模增加。
  
  虽然这件事情爆出后,美团的反应异常迅速,马上通过通知文件和视频会议的方式,向合作商发出了关于维护新就业形态劳动者劳动权益保障的倡议和宣导,文件中有明确要求禁止以任何形式诱导或强迫新就业形态劳动者转为个体工商户规避用工主体责任的行为。
  
  但从今年4月美团参加政府沟通会时候的表态来看,全部的外卖小哥跟美团之间没有直接雇佣关系是一个事实。
  
  当时,美团方面在会议中表示,目前在美团平台上已经注册了的外卖员差不多有1000万人,但是这些人并不属于美团的员工。假如有一些外卖员发生了意外。他们的损失是由商业保险来承担的,并不是由美团公司直接承担,而且买商业保险的钱也是从外卖员的佣金中扣除。
  
  这点跟王兴大肆宣扬的共同富裕,相差甚远。
  
  不敢给小哥上社保的原因
  
  美团不敢给所有小哥上社保,甚至不敢把所有小哥直接列入美团的员工,大多数人都说是成本原因。确实,王兴是有这方面的重要考虑,但不仅仅是因为成本。
  
  同样拥有自己完善物流体系,甚至比美团还复杂的京东,所有外卖小哥都是刘强东的员工,而且很多时候,他还视这些人为兄弟。
  
  他说的这句话,很多人都相信。因为最起码,京东的外卖小哥个个都有三险一金。相较于刘强东的责任感,王兴是不敢负这个责任。
  
  首先,相较于京东以产品销售来赚取经营利润的行为,仅通过为商家供货获取佣金的过程,王兴真正的利润水平其实并不高,也无法满足自己养活一个常备外卖小哥团队的需求。
  
  8月刚发布的京东集团财报显示,京东2021年上半年营收4569.77亿元,同比增长31.60%;归母净利润为44.12亿元。这还是在京东养活了全部的物流小哥团队之后取得的业绩。虽然京东物流上市时带走了部分资产,而且这次京东物流的财报显示利润是负值,但京东物流是重资产,很多建设的成本还在摊销。
  
  而美团就不同了。
  
  8月30日晚,在反垄断调查和外卖骑手权益落实的政策之下,美团发布了2021年上半年财报。其中,美团上半年的营收807.75亿元,同比增长94.8%,二季度的营收为438亿元,同比增长77%;经调整净亏损环比减少至22.2亿元。
  
  截至6月30日,美团上半年经营亏损为80.18亿元,亏损主要来源于美团优选、美团买菜、共享出行等新业务发展的投入。
  
  从美团的财务报表能看出,与外卖小哥相关的餐饮外卖业务,半年的利润是35.63亿元左右。来自美团方面的数据显示,外卖小哥平均月收入大概在5000元左右。如果按5000元的数字计算,以北京标准为外卖小哥缴纳五险一金,美团公司部分承担超过1500元。如果以全国平均缴纳标准计算,美团公司如果为外卖小哥缴纳社保,每月每人超过1200元。
  
  根据美团财报,美团的骑手成本进一步增至155亿元,同比增长53%。这也就意味着美团每个月外卖小哥佣金大概在25.83亿元的支出。按平均5000元一个人计算,差不多全国美团每个月有52万左右的外卖小哥在提供服务。
  
  从这个点上说,美团外卖小哥平均工资在5000元,很可能是一个虚数。因为52万的外卖小哥数量,与美团对外宣传和其他媒体观察到与获取的数字相差太远。
  
  所以很可能跟北京劳动和人力保障局的那位处长4月体验一天送外卖拿到几十元的效果类似,很多外卖员并拿不到这样的工资水平。
  
  即使是按52万的这样一个平均数字来计算,每人以最低的1200元社保成本开支,一个月美团要增加6.5亿元的运营成本,半年就是近40亿元。
  
  而这半年,美团外卖部分的利润增加了一倍,也只不过是35亿元出头。这就意味着美团外卖如果严格执行国家的劳动保障政策,这个现在被很多人看做美团上市之后最大利好的板块,将带来一个长期亏损的结果。
  
  其次,二级市场投资人的态度决定了王兴不可能把外卖小哥纳入到保障体系。
  
  王兴的美团是一家在香港上市的公司,且那些机构投资人持有美团近35%左右的股票。这也就意味着,大股东的意见是王兴不得不考虑的重要问题。
  
  在上市之前,很多投行分析师就曾警告,外卖作为基本面必须保证盈利,否则无法引发其他机构投资人的兴趣。关键这两年,为了推高美团的股价,王兴拼命拓展美团业务的范围,上线了共享单车业务,打车业务,以及社区团购业务等等。
  
  这些新兴的业务虽然给美团未来发展带来了无比的憧憬,但同时也占据了美团庞大的现金流。而美团报表上日益显示不理想的状态,也加剧了机构投资人的忧虑。
  
  这也让王兴更加不能让基本面的两个业务:外卖和酒店产生负面的财务效应。这就变成了一个循环的怪圈。
  
  王兴的困境
  
  一方面,押注重金的新业务例如美团买菜、美团打车,还未获取真正的盈利模式,也没有看到向上的业务通道。
  
  这些新业务不断叠加的亏损效应,已经让很多投资人逐渐显露出不耐烦的情绪。
  
  9月8日,港交所披露的文件显示,9月2日,红杉资本的创始人沈南鹏对美团进行了减持,其持股比例从6.71%下降至5.8%。此次股权变动之后,沈南鹏持有的股份数量从3.657亿股下降至3.173亿股,如果按照目前248.6港元的收盘价计算,此次变动股票价值约为120亿港元。
  
  数据显示,今年4月份腾讯增持了美团1.98亿股,但随后又减持了1.87亿股。
  
  这些变化,还能让王兴坐的住,毕竟依然有四百多名机构投资者坚定地持有美团的股票,王兴留下变革的时间还有很多。
  
  另一方面,反垄断的锤子很可能要敲到美团身上,这点会让王兴以及整个美团感到非常疼。
  
  虽然财报显示爆亏的美团在上半年各项业务和用户数据均呈现出增长趋势,且数据被认为高于市场预期。不过,美团在财报的“或然事项”中指出,针对美团的相关反垄断调查仍在进行中,公司于现阶段无法预测相关调查的情况或结果,公司可能会被要求改变其商业惯例或被处以高额罚款。
  
  截至目前,针对美团实施“二选一”等涉嫌垄断行为的调查已持续了4个多月的时间。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就在财报发布的当天,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在官方公众号发问称,正在对美团收购摩拜未依法申报开展调查工作。
  
  因此截止到9月17日,美团的股价探底到240港元左右,总市值1.48万亿,相较上市之后最终冲高的2.76万亿市值几乎腰斩。
  
  此前不久,王兴在某社交平台上发布了一首唐代诗人章碣所作的诗作,也引起了众多网友热议,市场观点将其解读为,王兴或许暗指美团深陷困境。
  
  这首诗原文是:
  
  竹帛烟销帝业虚,关河空锁祖龙居。坑灰未冷山东乱,刘项原来不读书。
  
  作为一个特别想在社交平台展现自己思想的人,王兴坚持把饭否这个小众平台保留至今,也许就是希望保留自己的那个“树洞”。
  
  所以,这首在饭否上发布的诗,很可能是他近期心情的写照。
  
  这两天中国互联网巨头之间打破隔离的消息热度不断,但互联网需要打破的不光只有巨头间的关系,如何平衡消费者和平台,以及平台与外卖骑手之间的利益,恐怕也到了该动手的时候。
  
  对于王兴来说,保证企业健康平稳的发展是最核心的要求,基础的社会责任也不能辜负。期盼美团的外卖小哥身份问题最终会得到一个圆满的解决,利益会得到保证。
  
  因为只有让参与者都能有尊严的挣钱,才能是一个长久的生意。
  
  当然,现在遇到麻烦的王兴,也需要好好思索一下未来。他是美团的掌舵人,应该换一个角度看所有的问题了。
  
  正如他之前写的饭否:我从未在陨石坑里看过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