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建设   小程序开发   软件开发   营销推广   财税服务  

您现在的位置: 创业网 > 创业资讯 > 创业新闻

加盟骗局乱象越演越烈,警惕随意招商加盟

作者:创业网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21-08-01
虽然有人借明星流量大赚一笔,但赚不到钱的仍是大多数,赚钱终究还得各凭本事。这些明星餐饮加盟项目,加盟费动辄几十万,加上房租、装修等成本,分分钟的投入就是上百万,还不包括原材料等持续投入的成本,大多数人换来的结果,却是一地鸡毛。
  “你爱我,我爱你,蜜雪冰城甜蜜蜜……”这个夏天无数人被蜜雪冰城的这首歌洗了脑,其实更早被洗脑的,是那些想靠加盟暴富的创业者。
  
  2018年6月,小张揣着亲戚朋友和网贷平台凑的3万多元,从石家庄来到了成都,准备为已有身孕的妻子和未来的孩子干一番事业。
  
  1、半年亏掉20万
  
  看完光鲜亮丽的样板店,尝了几款奶茶,他感觉很满意,准备签约。
  
  虽然不用加盟费,但需交一笔保证金,经招商经理“点拨”,小张又加了几万当上了石家庄的代理。
  
  钱从哪来?招商经理“热心”地向他推荐了合作银行的企业经营贷款,只要签约成功,可以贷款20万,利息万五。
  
  6月正是奶茶店赚钱的时候,小张想也没想就签约了。
  
  安排选址装修、控制奶茶店进货数量和价格、强制配合营销活动……忙乎一通后,小张这个30平米的奶茶店终于开张了。
  
  然而,总听说别人赚钱容易,可小张的店却赚不到钱。
  
  生意最好的时候,小张的奶茶店一个月做到了6万的营业额,但很多都是在配合品牌方活动,真正拿到手的利润只有5000元。就这样,夫妻俩起早贪黑地工作,还是没能撑过冬天。
  
  这一场创业梦做下来,小张不但没赚到钱,还背上了20万债务。
  
  值得注意的是,小张不是一个人,他的背后是成千上万想要通过加盟来实现暴富的创业者。
  
  近两年,随着加盟经济兴起,“0元加盟”“整店输出”“专业团队全程帮扶”……
  
  一些眼花缭乱的项目标签,吸引着无数想要创业又毫无经验的“创业者”。
  
  这其中,餐饮店作为门槛最低的创业项目之一,是不少小镇青年的梦想。加之近年来不少网红餐饮的崛起,更是让不少不想“996”只想一夜暴富的年轻人,感觉这是不可多得的致富机会。
  
  然而现实给他们深刻地上了一课:天下没有容易赚的钱。
  
  一位曾在2015年加盟了某个中小奶茶品牌的人士讲述,其实当初加盟的时候,他怎么算都觉得自己的门店无法盈利。
  
  可是招商经理介绍得天花乱坠,他也被赚钱迷了心窍,等到生意快要垮掉,再问招商经理,却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
  
  而他后来打听到,跟他同期的加盟者,大部分已选择关店止损,有的亏了几十万。“用十店九亏来形容,一点也不夸张”,他说。
  
  除了这些花钱买教训的,还有一些人则不明不白就成了无辜的韭菜。
  
  2、连顾客都是假的
  
  2020年11月,王女士和其他加盟商一起来到上海,考察茶芝兰火爆的线下门店。
  
  自称是“CoCo奶茶同一家公司”的项目,又有马伊琍的代言,如今“眼见为实”了,王女士很快投入了12万元的加盟费和1万元的管理费,直到开店前联系不上指导老师,才发现自己被骗。
  
  和她有一样遭遇的,还有微信群里的几十个加盟商,他们中被骗得最多的有40万元。
  
  今年5月,上海警方侦破了茶芝兰以虚假品牌奶茶招商的“套路加盟”合同诈骗案,涉案金额7亿余元,抓获90余名犯罪嫌疑人。
  
  骗局详情公开后,人们才知道,这家茶芝兰从一开始就是个空壳品牌。
  
  更令人惊讶的是,不仅品牌是假的,连顾客都是假的。
  
  当初加盟商亲眼所见的红火景象,都是茶芝兰“演”出来的。后来披露的资料显示,他们找“群演”每天循环排队购买奶茶,一个“演员”只需要40块钱。
  
  除了赔钱外,不规范的加盟还可能有侵权的法律风险。
  
  张力在收到鲍师傅的律师函的时候,他没想到,上面的总代理、品牌方跑得比自己还快。
  
  2019年初,张力盘下了深圳一间20多平米的店面,交了6.8万加盟费,3个月后,他的“鲍师傅”门店开张了。
  
  在考察期间,张力发现品牌方给的牌匾设计与自己此前了解的不太一样,也怀疑过品牌的真假,但对方给出的解释是:这是鲍家亲兄弟俩,哥哥做直营,弟弟做加盟,都是一家人。
  
  深入调查之下,张力发现这家公司虽然不是正牌的鲍师傅,但其拥有多个品类的“鲍师傅”商标,其中也包含经营餐饮场所的第43类商标。
  
  招商经理也告诉他,手续上是完全合法的,就算别人告也告不赢。再说了,全国已经做了四五百家加盟店,“就算有人告,还能一家一家店地告啊,那样累也累死了!”
  
  开业后生意十分红火,张力就这样怀着侥幸心理做了近半年。然而正当他盘算着还有几个月能回本时,东窗事发了。
  
  鲍师傅联合美团外卖下架了所有“鲍师傅”店铺,因为真正的鲍师傅还未开展外卖业务。
  
  随后,鲍师傅还专门为此次打假组建了律师团队,向山寨鲍师傅们地毯式发送律师函,仅深圳就有28家。
  
  在一系列打击下,张力不仅投入的成本打了水漂,还要赔付侵权罚款9万元。
  
  而他这个时候才知道,这家公司多年来一直大规模恶意申请注册“金拱门”“原麦丰秋”“楽楽茶”“脏脏包”“沙县轻食”等知名商标,去碰瓷大品牌收割加盟商。
  
  在此次爆雷之前,这家公司的加盟商已经遍布全国200多个城市,早已赚得盆满钵满。
  
  3、明星代言是帮凶
  
  加盟属于特许经营,在国内是合法的,会在商务部门进行备案,属于一种正常的商业模式。真正需要警惕的用明星代言做诱饵、收割完加盟费就跑路的“快招”公司。
  
  和茶芝兰诈骗的手段如出一辙,请明星代言都是他们骗取加盟费的重要手段,而很多加盟者也是冲着明星代言去的。
  
  想要加盟开店的付女士,在一家品牌加盟网站留下联系方式,很快接到自称该品牌商务经理的电话。该经理以当地加盟商招满为由推荐了另一个项目——“茶主播”,并一再强调是明星郑恺代言的。
  
  “我平时经常看跑男,听说郑恺代言,就觉得生意应该不会太差。”付女士考察项目后,当场就交了12.58万元加盟费。
  
  店开起来了之后接连亏损,付女士才意识到被骗,此时她已经投入了50多万元。
  
  和付女士一样被骗的还有700多位类似遭遇的加盟商,他们在微信组织起了维权群,准备起诉。
  
  但维权远没有那么简单。
  
  北京的吴先生2020年9月将“茶主播”公司主体告上法庭,11月获得20万元赔偿的裁决,但直至今年5月,仍未拿到任何款项。
  
  除了上述马伊琍代言的“茶芝兰”、郑恺代言的“茶主播”,还有王子文代言的“魔力show”、王丽坤代言的“茶颜光年”、江疏影代言的“裕茶”等,也都无一例外地翻车了。
  
  杜海涛代言的“我很芒”奶茶,更是有数百位加盟商投诉称,平均亏损额达35万元。
  
  无独有偶,湖南卫视另一位主持人李维嘉代言的奶茶汉堡品牌——奥仕堡,也正在被200多名加盟商起诉,加盟商亏损总计金额已经过亿。
  
  拿着天价代言费的明星,事发后基本也只是道歉了事。
  
  茶芝兰事发后,作为代言人的马伊琍向该品牌提出解约,并向受害者加盟商进行道歉。
  
  她称,自己与茶芝兰合作之前对品牌进行了核查,但前期筛查不够长期、全面、细致,存在工作疏漏,“已第一时间向该品牌提出解约通知,将协助受骗的加盟商维权”。
  
  然而,很多明星甚至连一句道歉的话也没有。
  
  一位资深餐饮从业者透露,中国目前能加盟的餐饮品牌大概有20万,其中专门用来割韭菜的快招品牌超过15万。
  
  4、赚钱还是各凭本事
  
  其实加盟和炒股票是一个道理,很多时候赚到钱的都是早进场的那拨人。
  
  干了几年汽车销售的老李,在2019年5月加盟了蜜雪冰城,当时全国只有3000家,如今这个数字接近1.5万家。
  
  “我是吃到了行业红利,赶上了蜜雪的品牌上升期,正好填补了我们这里的市场空白。”
  
  在一个没有像样奶茶店的北方四线城市,老李几个月就回本了。
  
  但随着加盟的人越来越多也慢慢不好做了,现在市里一共20多家蜜雪冰城,仅能靠房租优势勉强赚钱。
  
  陈赫、叶一茜创立的火锅品牌贤合庄火遍了各大城市,近两年开了700多家,几乎每天都在开店。招商经理宣称毛利率高达60%,一年左右就能收回成本,快的只要半年。
  
  可就在今年5月,贤合庄福州仓山万达店闭店,开业时间还不到半年。
  
  天眼查信息显示,有36家贤合庄处于注销状态,其中27家门店存续时间少于365天。
  
  虽然有人借明星流量大赚一笔,但赚不到钱的仍是大多数,赚钱终究还得各凭本事。
  
  这些明星餐饮加盟项目,加盟费动辄几十万,加上房租、装修等成本,分分钟的投入就是上百万,还不包括原材料等持续投入的成本,大多数人换来的结果,却是一地鸡毛。
  
  现在很多年轻人觉得打工太苦、不自由,不如自己创业当老板。《2020年招商加盟行业报告》中显示,加盟商人群中85后占到80%,其中25岁以下的95后占到了44%。
  
  但实际上,无论是打工还是创业,赚钱从来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简单好上手,是不少创业者选择加盟的理由,说好听了是创业者对品牌方的信任,说难听点就是生意战场的偷懒和心存侥幸。而这样的偷懒和侥幸心理,注定要付出真金白银的代价。
  
  这其中很简单的一个道理就是:如果赚钱那么容易,别人为什么不自己赚,而愿意让你分一杯羹?
  
  在一次揭露快招行业内幕的采访中,一位金盆洗手的招商经理,点破了其中人性的弱点:
  
  “赚钱没有捷径,正是有了想走捷径的人性,才有别人割韭菜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