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新闻   创业故事   如何创业   大学生创业   头条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 创业网 > 创业资讯 > 创业故事

天鹅到家拟上市,家政鸿鹄难高飞

作者:创业网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21-07-07
7月3日,天鹅到家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递交了招股书,准备在纽交所上市,股票代码为 “JIA”,主承销商包括摩根大通、瑞银集团、中金公司。若能上市成功,意味着天鹅到家成为国内家庭服务平台第一股。这个家庭服务平台上市看起来有些让人惊讶,深思一番也颇有道理,家庭服务所蕴含的市场潜力庞大,尤其是天鹅到家作为58集团分拆上市的重要计划之一,走向上市之路也是必然。
  7月3日,天鹅到家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递交了招股书,准备在纽交所上市,股票代码为 “JIA”,主承销商包括摩根大通、瑞银集团、中金公司。若能上市成功,意味着天鹅到家成为国内家庭服务平台第一股。
  

  这个家庭服务平台上市看起来有些让人惊讶,深思一番也颇有道理,家庭服务所蕴含的市场潜力庞大,尤其是天鹅到家作为58集团分拆上市的重要计划之一,走向上市之路也是必然。但其面临的压力也是不小,不仅是自身经营带来的一系列问题亟待解决,还有来自58集团产生的源头影响,天鹅到家的上市故事还需要讲出更多的新意。


     【如何创业,请关注创业信息网

  
  改名也难消亏损
  
  天鹅到家前身是58到家,在2014年成立,主要经营的是保洁业务,后来增添了保姆、月嫂等多品类的业务。在去年9月7日,58同城私有化的同天,“58到家”也正式改名为“天鹅到家”,业务包括三部分:通过平台劳动者提供的保姆、保洁、月嫂等在内的家庭服务;以技能升级培训为主的劳动者赋能;以及为行业参与者赋能的天鹅交易协作网络。
  
  58到家改名一方面是天鹅到家主营家政业务,独立运行需要确立一个新的品牌,增添更多的商业价值,提高家庭服务的品牌度;一方面是尽可能减少58集团对于天鹅到家多方面的影响,加强其独立运行的能力,有更多自己把握的选择。
  
  但天鹅到家所面临的一些问题依然是持续性的,而且亏损问题并没有解决。
  
  根据招股书显示,天鹅到家2018年、2019年、2020年以及2021年一季度营收分别是3.99亿元、6.11亿元、7.11亿元、1.97亿元,其中2019年的营收增长为53.3%,是营收增长速度最高的年份,其余年度、季度收入起伏并不大,天鹅到家的业绩总体表现并不是急速发展的态势。
  
  与之对应的是亏损问题。根据招股书显示,天鹅到家2018年、2019年、2020年的净亏损分别是5.91亿元、6.16亿元、6.15亿元,净亏损一直持续保持。2021年一季度净亏损是1.44亿元,同比增长了44%,天鹅到家的亏损问题仍然严重,盈利难题仍待解决。
  
  亏损的原因之一是销售和营销费用的上涨,天鹅到家2018年、2019年、2020年以及2021年一季度销售和营销费用分别是3.48亿元、4.31亿元、6.04亿元、1.36亿元。销售和营销费用的上涨带动天鹅到家整体支出一直在增加。
  
  而在天鹅到家的业务收入里,家庭服务收入占大头。2020年家庭服务的收入是6.1亿,占公司整个营收的85.8%,其中劳动者赋能收入占比为7%。天鹅到家主要依赖于家庭服务的营收业绩,不过这项业务的投入成本也很大,促使天鹅到家成本支出在家庭服务业务上倾斜,这也是天鹅到家整体支出增加的原因之一。
  
  实际上,自58到家成立以来,58到家一直都在亏损。即便是改名后,天鹅到家亏损也一直在持续,并没有见到亏损减少的迹象。而在天鹅到家招股书里的风险提示上,也强调了天鹅到家的亏损仍然会持续,甚至可能产生更多的亏损,其盈利前景在短暂时间内很难预期。
  
  而此番赴美上市,天鹅到家是否能得到美国市场的认可也是个巨大的考验,流血上市能否激起天鹅到家出现新的起色仍然是个未知数。
  
  58同城的影子
  
  自去年58同城宣布私有化开始,就有相当多关于58同城下一步行动的猜测。这些猜测随着58同城拆分出天鹅到家、快狗打车、转转等多家独立业务逐渐形成一个普遍的认识,那就是58同城想要做的是分拆上市再整体上市,很可能是想做类似于GE模式的投资控股公司。
  
  作为服务于58集团分拆上市战略重要一环的天鹅到家,其“58烙印”更加深刻。招股书显示,创始人陈小华持股2.5%,管理层共持股3.4%,而58集团持有天鹅到家76.7%的股权。
  
  在这样的局面下,天鹅到家的独立性受到严重削弱,在58集团企业战略规划等诸多问题上可能会减少天鹅到家有利运营的一面,成为天鹅到家重要的风险来源。“或可与58集团存在利益冲突”出现在招股书的风险提示里,意味着天鹅到家的进步仍然取决于58集团的整体战略。
  
  此前,天鹅到家的发展就严重受到58同城的影响。尽管在2015年58同城取得了分类信息行业超过85%的市场份额的好成绩,但在接下来的发展中却步步受挫,这也导致天鹅到家在推进自身业务时受到58同城战略失败的破坏性影响,例如信任危机、品牌形象等。
  
  如今,作为58分拆上市战略的桥头堡,天鹅到家自然是尽可能在资本市场上有更好的表现,而天鹅到家在一级市场融资历程也算不错。根据天眼查APP的数据,天鹅到家一共有四轮融资,估值为18亿美元,主要投资方有58同城,也包括腾讯、菜鸟、红杉中国等基金。而一旦上市出现意外,天鹅到家在58集团的权重将会受到影响,会再次波及到天鹅到家自身的发展战略。
  
  而天鹅到家作为58集团的子公司,在发展过程中自身战略不可避免会与集团整体方向出现偏差。天鹅到家的发展会受到自身战略、市场环境以及58集团整体战略等多方面的影响,母公司战略失误同样会为其带来更为严重的破坏性影响,大大加剧了天鹅到家的业绩风险。
  
  此外,也存在这种可能,天鹅到家或许是58集团再次上市的一次实验。在过去几年的时间里,天鹅到家并没有找到一条稳定的盈利之路,或是由于天鹅到家处于58集团整体规划中的一环,增添更多的限制。而且,若天鹅到家上市没有取得预先的成绩,在自身发展上很可能会遭到更多变故。另外,没有足够的主动权,也会让天鹅到家面临新的不可预风险。
  
  家庭服务好故事,天鹅到家大考验
  
  天鹅到家的身上确实有着58集团的影子,但天鹅到家所关注的家庭服务赛道也的确优秀,有足够的成长空间削弱母公司的影响。根据艾瑞咨询的数据,2020年中国家庭服务市场规模约为9090亿元人民币,预计到2025年增加到约2.12万亿元,年复合增长率为18.5%。而天鹅到家2020总交易额为人民币88.282亿元,不足市场总量的1%,这与“中国家庭服务平台第一股”显得不是那么名副其实。
  
  而且在市场表现上也是如此,截至到2020年,天鹅到家在全国目标市场的渗透率是8%,在自营的29个城市目标市场渗透率是22.3%,天鹅到家仍然需要更好的业绩数据证明在家庭服务赛道的地位。
  
  另外,随着社会人口结构的变化,家庭服务的需求也在增多。数据显示,54.9% 的雇佣者会使用家居保洁服务,此外还有26%和18%的雇佣者会使用母婴护理、养老服务,使得家庭服务市场需求进一步扩大。
  
  而且我国现阶段还存在家庭服务供需缺口庞大的问题,数据显示,预计2022年,我国家政行业从业人员将超过4000万,但供需缺口高达3000万人。而天鹅到家仅有150余万的相关从业人员,显然是不足以支撑起如此巨大的市场规模。
  
  由此看来,天鹅到家的增长空间无疑是巨大的,但天鹅到家所面临的问题也不少。
  
  整个家庭服务市场仍然是处于一个较为混乱的状态,没有一定的行业规范,而且服务主体阿姨素质起伏不一,易造成客户的额外损失。而这在黑猫投诉等投诉平台上屡见不鲜,天鹅到家的信任问题尤为诟病,对于天鹅到家监管和规模都会产生很严重的影响。
  
  家庭服务本质上属于上门服务,需要良好的职业道德和业务水平。而现在家庭服务的核心人群是阿姨们,面临着服务者的素质和由服务产生的一些问题,仍然是天鹅到家需亟待解决的。
  
  此外,家庭服务的用户集中在一二线城市,底线城市的渗透仍是难点。而且用户的消费意愿并不强烈,艾媒数据显示,近五成消费者认为家政服务对于生活的必要性较小,其次,价格太高也是消费意愿不强的主要原因之一,家庭服务的发展方向很大程度上由其服务的价值体现所决定。
  
  因此会导致在服务上要求增添细节,保障用户的满意度等等多方面提出新的挑战,由此带来的企业员工增多,成本增加等问题,对于天鹅到家来说都是新的考验。
  
  更为紧迫的是天鹅到家能否解决基本的盈利问题,虽然流血上市可能会缓解一定的盈利周期,但即便是资本在乎更大的市场想象空间,天鹅到家能不能拿出令投资者信服的成绩来依旧可疑。
  
  但更重要的是,天鹅到家能不能在未来获得与自身匹配甚至更高的市场地位,也将决定了资本市场流动的方向以及能否化解开长久以来58系所带来的阴影,而且好故事总要有实力去展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