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新闻   创业故事   如何创业   大学生创业   头条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 创业网 > 创业资讯 > 创业新闻

董明珠没法退休,给股民们吃“定心丸”

作者:创业网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21-07-05
6月30日下午,格力电器2020年年度股东大会召开,董明珠因工作原因没有出席现场,而是以视频连线形式参会。在此之前,格力电器拟推出的员工持股计划备受争议,其中尤以董明珠个人因第一期员工持股计划“浮盈7亿”为甚。给股民们吃“定心丸”。
  6月30日下午,格力电器2020年年度股东大会召开,董明珠因工作原因没有出席现场,而是以视频连线形式参会。
  
  在此之前,格力电器拟推出的员工持股计划备受争议,其中尤以董明珠个人因第一期员工持股计划“浮盈7亿”为甚。
  
  虽然争议不断,但在此次股东大会上,上限不超过30亿元的第一期员工持股计划,仍顺利获得通过。
  
  会上,董明珠对员工持股“超长期限”的问题进行了回应:“我们的股权激励和企业的发展捆绑在一起,所以到退休才会释放股权交易,中途离开股权收回。我们希望创造更多的利润,让持股员工受益。股权激励的方式打开之后,我们以后更多的不是涨工资,而是搞股权激励。”
  
  面对2020年业绩的下滑,董明珠称,2020年格力电器清理了大量库存,并理顺渠道、物流、安装、仓储等通道。
  
  “我们敢于革自己的命,就没有不成功的事儿!相信,理顺打通后(格力电器)会有一个很好的成长。”董明珠说。
  
  虽然董明珠信心满满,但格力电器的股价,自2020年1月10日,创下每股70.56元的历史新高后,便掉头向下。
  
  今年6月20日,在“半价认购”持股计划放出后,格力电器股价连跌三天,下跌近10%。截至6月30日,格力电器股价已回落至52元附近,较70元的高点下跌了26%。
  
  面对股价跌跌不休的窘境,在此次股东大会之前的短短几天里,董明珠已经连续多次向股民们撒“糖”。
  
  【如何创业,请关注创业信息网
  
  1
  
  给股民们吃“定心丸”
  
  6月27日,格力电器发布公告称,拟变更第二期回购股份用途,对1.01亿股进行注销。
  
  回购股票并予以注销,对格力电器来说无疑是利好:能稳定股价。
  
  其中的逻辑在于,股票回购并予以注销,股市上该公司的股票数量就减少了。在盈利总量不变的前提下,股本变少,每股的盈利自然就上升了。
  
  即便如此,市场对于格力电器的争议,也并没有消散。因为,格力员工半价认购持股计划,涉及的行权价低至5折、业绩增长考核指标仅为10%等条件太过优渥。
  
  此外,在不少人看来,所有员工在退休前,只享有分红权,退休后才能解禁出售。这个方案对年轻人的激励有限。
  
  另外,格力电器近期的公告注销的是二期,一期30亿员工持股计划获得通过,三期未知。这也就意味着,未来事情走向,仍充满了不确定性。
  
  自6月20日以来,无论是在26日的投资者关系活动上,还是27日的股票回购并注销公告里,董明珠一直在给股民们“定心丸”吃,比如“明年不会退休”“即使退休了,也不会卖股票”“有决心进行渠道改革”这类的言论。
  
  在今天的股东大会上,面对股民接班人的提问时,董明珠更是霸气回答:“公司一直在寻找接班人,但不是我说你行你就行,是你能行才行。”
  
  董明珠不会退休背后,是“格力电器的分配机制中,缺乏足够合理方式的管理层激励措施的事实。”IPG中国经济学家柏文喜坦言。
  
  以格力电器、美的集团6月30日的最新市值来计算,同样作为公司的“灵魂人物”,董明珠所持1.66%的股份对应市值为61亿元;而美的方洪波,目前手中持有1.66%美的股权的价值,高达83亿元。
  
  在格力的16年里,董明珠总共拿了7787.33万元的工资;方洪波近8年的薪酬为6550万元,而董明珠则为5979万元。
  
  对于今天这一幕,董明珠早应该预料到。2016年9月,央视财经记者就曾问董明珠,“金色降落伞保护机制,你跟管理层,有没有这方面的设计和考量?”
  
  “金色降落伞”这一概念起源于美国,是按照聘用合同中公司控制权变动条款,对行将退休的高层管理人员进行补偿的规定。这个规定在中国已有先例,如盛大网络陈天桥,授予谭群钊、瞿海滨、李曙君的期权,正是针对元老的“金色降落伞”计划。
  
  当年的董明珠这样回答:“这不是我主要考量的内容之一,我相信我们格力这个团队。”然而,四年后的今天,格力电器的金色降落伞仍未落地。
  
  2
  
  静默的高瓴
  
  2019年12月,“财大气粗”的高瓴,通过珠海明骏,成为了格力电器的第一大单一股东。
  
  这场令人瞩目的股权交易案,让忧心格力的人兴奋不已:高瓴会像改造百丽一样,为格力电器带来新生。
  
  彼时,空调行业进入存量竞争。在线上渠道成为主战场时,格力却陷入业绩增长缓慢、多元化未明的泥淖之中。
  
  这一年,格力全年实现营收2005亿元,同比增速已极大放缓,仅为0.24%;同年实现利润247亿元,同比下降5.75%。
  
  在外界看来,高瓴管理着千亿元的基金规模,曾大刀阔斧改革,使得百丽成功翻身。那让业绩萎靡的格力电器改头换面,也算是高瓴最擅长不过的事。
  
  就在大家期待两者能产生化学反应时,从厚朴资本手里夺得格力电器股权的高瓴,尽管拥有人、财、物等巨量资源,但一直以来表现得低调无比。
  
  在公开场合,高瓴创始人张磊甚至表示:“让企业家坐在C位上。”高瓴此时的角色,俨然一个纯财务投资者。
  
  但格力电器未能迎来新生,反而掉队了。2020年,空调双寡头位置互换。美的抢走格力24年的老大地位,成为新晋国产空调第一巨头。
  
  这一年,格力电器营收1705亿元,同比下滑14.97%;归母净利润221.8亿元,同比下滑10.21%。
  
  反观美的集团,各大数据盖过了格力电器。其营收2857亿元,同比增长2.27%;归母净利润272亿元,同比增长12.44%。
  
  到疫情好转的2021年的一季度,格力电器营收仅为335亿元,34.43亿元的归母净利润,也没有恢复到2019年同期的水准。
  
  而美的集团营收高达830亿元,同比增长42.26%;归母净利润约64.69亿元,同比增长34.45%。
  
  即便如此,曾经被寄予厚望的高瓴,似乎并没有多少动作。于是,在6月26日的投资者关系活动上,有投资者问:“高瓴资本入主后,格力电器有什么变化和协同?”
  
  面对投资者的质疑,格力电器回应称:“高瓴资本充分尊重公司(格力电器)经营班子和高管团队。”
  
  6月30日的股东大会上,面对投资者关于高瓴的又一次发问,董明珠显得异常严肃,她说:“这是个老生常谈的话题,高瓴很尊重我们这个团队。”
  
  实际上,在外界看来,董明珠和格力电器管理层非常强势,面对外来资本仍能保持自己的话语权。宝能系曾在二级市场,买入格力电器股票,董明珠彼时公开怒斥其“野蛮人”。董明珠面对资本的勇气可见一斑。
  
  或许基于此,高瓴将更多的权力,让渡给了以董明珠为首的格力电器管理层。
  
  珠海贤盈是珠海明骏的唯一GP,格力管理层享有珠海贤盈GP收益的41%。“这也就意味着,董明珠在张磊所募集的400多亿元的基金中,本身就拥有较大的话语权甚至主导权,自然也就反过来,大大削弱了张磊在格力电器公司治理中的影响力。”柏文喜告诉市界。
  
  珠海明骏推荐的3名董事,其中至少2名需要得到格力管理层的认可。
  
  除了第一大单一股东珠海明骏之外,持股超8%的格力电器的第二大股东——京海担保,其股东多数为格力电器在全国各地的销售公司和核心经销商,也长期被看作是管理层的同盟。
  
  “手握”两大单一股东,格力管理层的话语权可想而知。
  
  不过,在外界看来,高瓴虽然无法左右董明珠,但在推动格力电器转型升级、恢复盈利增长的方面,相关股东的长期利益是一致的。
  
  据当时的公告称,珠海明骏的存续期限为“5+2年”的设计。这就意味着,2025年至2027年期间,高瓴和董明珠管理层,都面临着投资人盈利变现的压力。
  
  这次回购股票并注销计划敲定后,“高瓴的股比会略有提高,但财务投资人的角色,不会有变化。除非董明珠改变强势的风格,或者退休。”柏文喜指出。
  
  2019年再次续任董事长后,董明珠这一届任期,原本将于2022年1月结束。目前,格力电器的老将,原执行总裁黄辉、董秘望靖东均在近期离职。
  
  如今,董明珠明确表示明年不退休。如若再干3年,对董明珠来说,其实并不轻松。
  
  3
  
  还有无数硬仗要打
  
  董明珠曾在公开场合称,格力电器是有核心竞争力的,绝不是雷军说的“风口上的猪”。
  
  然而,回顾格力电器的发家史,纵然其有核心技术,以及职业经理人如朱江洪、董明珠的助力,但不可否认的是:格力电器也的确是乘着时代的风口起舞。
  
  这个时代的风口,正是中国增量发展时代。在过去20年里,一方面,空调行业处于增量时代,核心驱动力就是量的增长;另一方面,快速发展的城镇化,给房地产带来无限红利。
  
  空调又与房地产行业景气度成正相关。董明珠和格力电器,正是凭借核心技术、庞大的经销商体系,抓住了家电、房地产双重爆发的机遇,稳坐行业宝座二十多年。
  
  但自2012年起,家电行业进入存量阶段,市场趋于饱和,竞争更加激烈。
  
  就在时代变迁之时,家电巨头纷纷谋求转型。海尔智家打造了生态创业平台——阿米巴模式;美的集团创新了激励机制、布局了海外市场等。
  
  2013年起,格力电器也走上了多元化之路,造手机、造车等都有尝试。然而,在没能找到新利润增长点后,格力电器2015年的营收直降近400亿元,回落到2012年。
  
  随后几年,顶着去库存的压力,格力电器的业绩中规中矩。然而,2018年房地产市场房住不炒的定调,影响了家电的新增需求,这无疑给格力电器带来冲击。
  
  此外,电商与物流的日益便捷,更让董明珠一手建立的经销商体系显得效率低下,越来越不能打。
  
  在去库存与渠道改革的双重因素影响下,2019年年初,格力电器内销增速落后于美的,2020年5月以来更是落后于行业。
  
  2020年3月以来,格力电器内销出货份额被美的超越,5月份额差距甚至扩大至6.3%。格力电器20多年的中国空调老大的位置,被美的夺走了。
  
  面对窘境,董明珠不得不作出改变。她开启了“网红模式”,上综艺、做直播,为格力电器摇旗呐喊,一度连续实现百亿销售额的成绩。
  
  但光钻研线上渠道,并非万全之策。线上线下相互融合,是格力电器的最好选择。
  
  在美的、海尔等企业渠道扁平化改革的珠玉在前,格力电器渠道扁平化改革是董明珠必须要干的大事。这就意味着,格力电器就得需要砍掉一部分层层加价的经销商,降低渠道成本。
  
  在6月26日的投资者交流活动、6月30日的股东大会之前,董明珠就曾多次向外界清晰传递了格力对渠道改革的决心。不过,董明珠此前也说了,“格力渠道的变革势在必得,但是怎么变,最重要的是共赢。”
  
  对于给格力立下过汗马功劳的经销商,董明珠会如何让他们共赢?这个问题,只能留给时间来回答。
  
  2018年,在《十年二十人》节目中,吴晓波问了董明珠一个问题,大意是:“当你三五年后离开格力了,你在格力时所形成的这个制度和文化,能传下去吗?”
  
  她犹豫了一下,说:“这个问题,说实在话,我不太好回答你。”
  
  这一年的董明珠,主动提到了“换届”的事情:“退休是一个自然规律,但是我认为我今天还很年轻,我的心像25岁一样。”
  
  2020年,“格力618”直播结束后,面对格力电器100亿的“骄人战绩”,董明珠欣喜若狂,并透露了自己对“接班人”的标准:必须像我这样的才行。
  
  不论如董小姐一样的接班人好不好找,有一点毋庸置疑:在格力电器没有接班人的日子里,董明珠仍有无数硬仗要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