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创业网 > 创业资讯 > 企业管理

实力疑云:被误读的柔宇科技?

作者:创业网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21-01-04
中国的OLED显示屏生产厂家,虽然通过收购等方式获得了日韩厂商的生产技术,走出了一条“引进-消化-吸收-改进”的路线,但OLED的技术路线制定、核心技术专利、关键制程设备及工艺、核心原材料长期以来都为日韩欧美等企业所控制。
  一面是全球最薄彩色柔性显示屏技术的开发者,一面是外界对其技术和实力柔性屏前景的质疑。真真假假的传言,让大众始终无法探清这家公司的虚实。
  
  柔宇所处的显示行业,是典型的技术密集、人才密集和资金密集行业。换言之,技术、人才、钱,这三要素缺一不可。柔宇并非没有技术,但在一个被三星等百年巨头所把控的行业,柔宇发出的声音常常遭到忽视。
  
  柔宇是一家在质疑声中成长起来的公司。技术、专利、量产、商业化,柔宇待解的问题还有太多。正如外界所好奇的那样:“一个才成立几年的中国企业独立研发创新技术,还赢过三星,可能吗?”
  
  很长一段时间里,柔宇创始人刘自鸿都习惯在一线埋头苦干,鲜少对外发声。而今,当更多产品成熟落地,这家公司决定从封闭走向开放,直面大众所有质疑。
  
  12月31日,上交所公告正式受理柔宇的科创板拟上市申请。柔宇的招股说明书显示,此轮IPO将募资144亿元人民币,用于柔性前沿技术研发、柔性显示基地扩增等。
  
  是时候重新认识柔宇了。
  
  2018年10月,柔宇名声大噪。在国家会议中心,柔宇发布了全球首款可折叠柔性屏手机FlexPai。
  
  那时的折叠屏手机,远不如现在这般普遍。虽然主流厂商都宣称开始研发折叠屏终端,但始终未有真正的量产机型。即便是掌握最优质屏幕技术和资源的巨头三星,也是在FlexPai上市后的几个月,才推出了自研的折叠屏手机。
  
  很长一段时间里,全球柔性显示领域的主流技术,都是为三星所主导的低温多晶硅(LTPS)技术路线所支配。它主要采用传统液晶屏和曲面OLED屏使用的多晶硅做背板集成电路,优势在于技术已经步入成熟期,但硅的物理特性决定了它在柔性弯折可靠性和制造成本上具有先天短板。
  
  柔宇之所以能够率先量产折叠屏手机,原因在于它从一开始就选择了“非主流”路线。这家公司自主研发了全新的超低温非硅制程集成技术(ULT-NSSP),与三星所主导的技术方案完全不同。
  
  按照业界公认的说法,三星所采用的LTPS工艺基于硅材料较为复杂,核心制程的工艺温度在450度以上,单条产线设备投资成本通常高达数百亿,而ULT-NSSP的材料堆叠技术、生产设备、器件设计、制程工艺、路线设计、都与前者完全不同,核心制程温度能到300度以下。通过这项技术,柔宇能够在保证良率的前提下,更大程度地简化生产流程、降低投资成本和生产成本。这也是为什么柔宇仅用110亿元就自主设计搭建总产能为880万片7.8英寸全柔性屏量产线的原因。
  
  此外,业内鲜有人知道的是:柔宇是all in 在全柔性屏上,这是可以经受数十万次以上反复折叠的屏幕,而市面上的OLED屏主要用于生产一次成型的固定屏幕,它们也经常被媒体称为柔性屏。和全柔性屏相比,其技术参考和难度不可同日而语。
  
  ULT-NSSP技术是柔宇最宝贵的资产。基于ULT-NSSP技术,柔宇在2013年成功点亮自主设计的第一块单色全柔性屏,验证了其新型背板集成技术的可行性。8个月后,柔宇研发出了厚度仅为0.01mm的全彩色柔性屏,做到真正意义上的“全球最薄”。
  
  一时间,柔宇受到了资本的热捧,三年内便跻身独角兽之位。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质疑也随之而来。在很多人眼里,不论在半导体显示领域还是手机领域,柔宇都可以算是一个新人。
  
  与主流背道而驰的ULT-NSSP技术,并不被一些行业人士所认可。因为它确实太“另类”,和行业人士所熟悉的LTPS太不一样,以至于不断有人质疑柔宇专利数量和技术可行性,二是量产能力、获取客户的能力都被划上一个问号。
  
  对于外界的质疑,柔宇创始人刘自鸿曾公开回应:目前很多核心专利尚未公开,部分涉密的核心专利也不会公开;而在量产层面,柔宇一期产能280万片8英寸全柔性屏/年,良率“相当高”,和市面上的刚性屏产品接近。
  
  柔宇的技术水平究竟如何?或许可从今年发布的柔宇FlexPai 2手机中略见一二。
  
  对比三星最新折叠屏手机Galaxy Z Fold 2,柔宇FlexPai 2在软件适配度和制造工艺上仍有很大提升空间,但却在一些屏幕关键指标上具备明显优势,比如折叠次数。
  
  三星公布的实验室数据是,Galaxy Z Fold 2的可折叠次数是20万次,而中国计量科学研究院的测试结果表明,柔宇FlexPai 2的可折叠次数高达180万次,接近三星的10倍。
  
  弯折半径也是折叠屏的参考标准。理论上说,弯折半径更小,折叠后平整度和统一度就更佳,用户的观看和使用体验也更佳。官方数据显示,柔宇FlexPai 2 采用的第三代蝉翼全柔性屏弯折半径最低可达1mm,自研的铰链也使得整机厚度比一代产品减少了40%,折叠后的贴合度很高。而Galaxy Z Fold 2在折叠后,其铰链部分的缝隙大于2mm。
  
  基于ULT-NSSP技术和自研的铰链,柔宇手机能够在更大程度上摆脱折叠屏手机面临的折痕、耐用度和可靠性不好的困境,这是很多折叠屏使用者的刚需。京东商城网页数据显示,FlexPai 2发布会后不到三天,线上预约人数就已接近30万。
  
  这是柔宇一次小小的胜利,但折叠屏手机的营收是否能支撑起柔宇的未来,依然有待验证。就现有的软件适配条件而言,折叠屏手机的市场规模难以与普通手机相较。对柔宇来说,柔性屏技术必须在更多行业落地,才有更广阔的可能性。
  
  刘自鸿对于柔宇未来的产品布局充满信心。他曾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道:“由于柔宇接触柔性技术技术更早,会更快发现一些市场上还没有的应用场景和新产品。关键是,能够迅速形成“研发—应用—反馈—研发”的闭环。经过几次循环,新产品可以快速孵化。创新企业有一个巨大的优势在于,没有历史包袱。”
  
  面向消费者,柔宇已经发展出一条包括折叠屏手机、柔性智能手写本、VR智能移动影院等在内的产品矩阵;面向行业客户,柔宇的方案也已落地智能终端、智能交通、时尚传媒等六大行业。
  
  今年4月,柔宇与中兴达成合作,将为中兴提供全柔性显示屏、柔性传感器以及柔性电子产品相关的技术、工程、设计及解决方案——这是柔宇首次与手机厂商展开大规模合作。另据消息灵通人士透露,柔宇和空客的合作在2020年下半年也进展顺利,很快人们就可以在国内航班上看到全柔性屏的应用。在To B业务上,柔宇似乎迈出了稳健的步伐。
  
  从0到1
  
  尽管柔宇在不断拓宽朋友圈,但无论作为显示行业还是手机行业的新面孔,上来就要与三星比肩,仍有很多人不看好。
  
  在显示产业,中国厂商从来不是主要玩家。国内终端厂商既缺乏显示面板生产能力,屏幕芯片也高度依赖进口。早年间,京东方、华星光电还未崛起,国产手机都要依赖来自三星和LG的屏幕供应,也得不到最好的货源。
  
  中国的OLED显示屏生产厂家,虽然通过收购等方式获得了日韩厂商的生产技术,走出了一条“引进-消化-吸收-改进”的路线,但OLED的技术路线制定、核心技术专利、关键制程设备及工艺、核心原材料长期以来都为日韩欧美等企业所控制。
  
  努力摆脱这种局面有两种方式,一种是在LTPS技术路线上的创新迭代,柔宇选择了另一种——完全自研的ULT-NSSP技术路线,刘自鸿称之为“换道超车”。由于这一技术完全由柔宇自研,核心工艺及专利都把握在柔宇手中,这种自给自足的模式好处很多,能快速帮助自己建立技术壁垒,不仅节省成本,也能更精准地把握住行业趋势。
  
  严格意义上,柔性屏技术是中国厂商在显示屏领域从0到1撕开的第一道口子。乐观者认为,待AIoT时代到来,柔性屏产业成熟,柔宇并非没有比肩三星的可能。
  
  但关于柔性屏的一切,都还很新。因其涉及到无数个交叉学科,又横跨半导体、封测、材料、化工显示面板等各个产业,技术门槛高、产业链条复杂、生产成本高企,一直未能得到可见的大规模商用。
  
  新技术的发展曲线不可能是激越式的,不仅要借力源源不断的研发投入,更需要供应链上下游的配合与打磨。柔宇的技术方案,要从实验室出厂、落地、再走进千家万户,仍需要一定的时间。
  
  现在评判柔宇的成败,显然为时尚早。正如刘自鸿所说:“被质疑很正常,选择一个全新的方向就必然要面对各种各样的挑战和质疑。一个团队、一个企业存在的价值就是去解决问题,当你看到这些挑战和问题的时候,那说明你看到了价值的方向,这应该感到很高兴。”